2019年11月18日,星期一
首頁 / 觀點 / 龔之平評論專區 / 龔之平:反華勢力瘋狂干預 港臨險境團結向前

龔之平:反華勢力瘋狂干預 港臨險境團結向前

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早已不是新聞,但像干預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這般明目張膽、這般規模浩大,還是前所未見。鑒於中國崛起的勢頭不可阻擋,國際反華勢力勢必更加抓狂,而打「香港牌」遏制中國的頻率勢必更高,力度勢必更猛。反對派喪失底線,一味挾洋自重,引狼入室,加上國安立法束之高閣,香港若不盡快猛醒,只會淪為大國角力的戰場,永無寧日。

反華勢力視香港為籌碼

修訂逃犯條例本來是特區的內部事務,但國際社會異常「重視」及「關心」,先後有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德國等國家及六十七個國際機構表達「憂慮」,歐盟更是破天荒發表「外交照會」。不可不知,即使○三年推動二十三條立法引起極大爭議,一四年香港發生佔領事件,都引起國際關注,但並未上升至外交照會的層面,有人說今次是新「八國聯軍」出動,雖不中,亦不遠。

要論最大的外國勢力,非美國莫屬。美國政客表現高調,動作頻頻,又是接見來訪求助的香港反對派頭面人物,又是威脅重新評估「香港政策法」─這個法律給予香港有別內地的貿易優惠政策,同時也是美國干預香港事務的「抓手」,又是威脅制裁支持修例的特區官員及建制派議員,這已不是表達憂慮,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嚇。美國高官還公開揚言,欲將香港修例爭議納入即將舉行的中美高峰會的議程,可見美國不是關心香港的人權與法治,而是將香港當成談判桌上向中方施壓、逼使中國讓步的籌碼。內地媒體評論說,香港是美國高舉在手的中國「嬰兒」,可謂一語中的。

英國政府亦不執輸。可以見到,末代港督彭定康及曾被香港拒絕入境的所謂「香港觀察」發起人羅哲思之流上躥下跳,一再對修例說三道四,重彈「中英聯合聲明」仍然有效的老調。英國外相近日宣稱,在改善人權法治之前,不會向香港出售防暴裝備,一副悲天憫人的高姿態,但他應該不忘記英國警察曾如何對待示威民眾,法國警方如何對待黃背心運動,以及美國警察如何鎮壓佔領華爾街運動。說到底,英國人只是一貫的偽善,為港英時代招魂而已。

同樣不容忽視的是,在香港的關鍵時刻,爆出德國給予參與香港「旺角暴亂」的兩名逃犯以「政治庇護」,其實是公開質疑香港的司法制度。還有,本已與中國談妥引渡條例的新西蘭,一家法庭突然拒絕引渡一名涉在中國殺人的逃犯,而瑞典也拒絕引渡位列中國「紅通犯」第二號的河南籍貪官,藉口都是中國的司法制度「靠不住」,對香港反對派所謂「反送中」行動的配合簡直妙到毫巔。

社會缺乏國家安全意識

香港反對派總是揣着明白扮糊塗,批評外部勢力干預之說「荒謬」,要求「拿出證據」來,其實,上述不都是明顯的證據嗎?不都是無可抵賴的事實嗎?如果還嫌不夠,不妨請看數年前維基解密公布的一千多份秘件,反映美國對香港事務介入之深,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有關秘件解釋了公民黨如何興起、五區公投為何發生,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之所以東山再起並被捧為「香港良心」,無非是她身在漢營心在曹,主動邀請美國干預香港事務,向外國勢力「交心」,因此被拱為反對派「共主」而已。

當年美國走佬特工斯諾登逃難來香港,則踢爆美國駐港領事館設有「行動中心」。不得不說的是,花園道美國駐港領事館規模之大,堪比國家級大使館,美國人對小小香港是如此重視,派駐這麼多人馬,不可能是吃閒飯的吧。

而「佔中」事件的背後同樣是鬼影幢幢。早在「佔中」前兩年,有關搞手及所謂「死士」已開始到西方接受顏色革命的秘密訓練,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亦被揭以金錢資助香港反對派。壹傳媒黎智英涉及的逾四千萬元政治黑金案最引人注目,有關款項通過其美國助手MARK SIMON處理,後者疑有美國軍方情報背景,有人質疑有關款項來自外地、黎智英僅是白手套,顯然不是空穴來風。

事實上,一個巴掌拍不響,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如魚得水,前提是有人充當內應,做「帶路黨」。受殖民管治一百多年,香港人普遍缺少國家安全意識,特別着緊外國的看法,以致被批評為崇洋媚外。反對派更不必說了,其頭面人物多是無脊椎軟體,以做洋奴為榮,以做中國人為恥,為一己之私不惜出賣香港及國家利益。君不見,圍繞修例一事,反對派一再派人越洋過海告洋狀,除了造謠在香港工作及旅遊的外國人都可能「送中」,更要求外國制裁香港,為外部勢力插手香港事務提供藉口。魯迅曾言,奴才往往比主子更嚴厲,此之謂也。

中國歷史上從來不缺賣國求榮之輩,譬如被視為漢奸始祖的中行說,投靠漢朝的敵人匈奴,為對方出謀劃策,肝腦塗地在所不惜。香江反對派亦如此,李柱銘曾聲稱「日日做漢奸,有需要就做漢奸」;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則惡狠狠地揚言,要趁美國發動對華貿易戰之機推倒修例, 「趁佢病,攞佢命」,可見這已不是國家意識淡薄,而根本是漢奸行為。

港須自強免成美國犧牲品

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本地反對派甘為洋奴走狗,這樣的內外勾結從未有一日消停,這是回歸以來香港紛紛擾擾、政府施政備受掣肘的緣由,也為「人心回歸」工程造成極大的障礙。修訂逃犯例引起軒然大波並非偶然,而是「一國兩制」風雨兼程中的必然現象。反對派聲稱上街人數「創造歷史」,其實,特區政府被迫暫緩修例,香港「逃犯天堂」惡名難改,這絕對不是什麼光彩的歷史,而是香港反對派心中有鬼,勾結外部勢力破壞法治、唯恐天下不亂的又一拙劣表演。

當年推動二十三條立法功敗垂成,國家安全有如無掩雞籠,埋下無窮後患。在目前的情況下,無論接受外國政治黑金還是為外國從事間諜活動,在西方社會,是嚴重罪行,在香港卻是無法可依,甚至鼓吹「港獨」及勾連「台獨」、「藏獨」、「疆獨」等分裂勢力,欲重演「五胡亂華」的一幕,都可以在「言論自由」的幌子下肆行無忌。顯而易見,反對派全力阻止修例,外部勢力搖旗呼應,證明維繫香港的法律漏洞,讓逃犯來去自由,逍遙法外,最符合反對派利益,也為西方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將香港變為顏色革命的堡壘,提供最大的便利。

香港雖小,從來是兵家必爭之地。在中美博弈的大棋局下,香港問題與貿易、科技、台灣等問題一樣,都是外部勢力遏制中國的一顆棋子。正如打擊華為,矛頭指向中國高科技一樣,有一天香港面對華為的處境,其着眼點必然是針對中國的金融安全,說香港處於懸崖邊緣,危機四伏,並不是危言聳聽。

當今世界亂象不已,背後的大國角力,都是代理人戰爭,試看發生過顏色革命的地方,有幾個不是山河破碎,人民遭殃?有幾個不是內外勾連,亂中取事?香港唯有盡早築牢法治的藩籬,防止野狗進入,負起履行維護國家安全之責,社會才能長治久安, 「一國兩制」才能行穩致遠。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