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0日,星期五
首頁 / 龔之平評論專區 / 龔之平:政治滲透學校 政客荼毒青年

龔之平:政治滲透學校 政客荼毒青年

隨着特區政府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工作,有關爭議可望告一段落,然而,事件暴露出來的教育紕漏、年輕人問題卻令人震驚。香港到底怎麼了?年輕人到底怎麼了?一百年前,魯迅藉《狂人日記》痛批封建禮教荼毒人心,大聲疾呼「救救孩子」,今時今日在香港,亂港勢力也在利用「違法達義」毒害年輕一輩,我們同樣要發出「救救孩子」的吶喊。

學校成極端思維溫床

在國際大氣候及本地小氣候的共同作用下,香港早已由「經濟城市」變身「政治城市」,由「動感之都」逐步滑向「動亂之都」。不同的是,過去的反政府示威多是成年人參與,現在的主力軍則是年輕人,在近幾次反修例示威隊伍中,就出現大批稚氣未脫的學生面孔。孩子們不在課室讀書,裝備自己,而是走上街頭,充當反對派的「炮灰」,令人痛惜之餘更啟人深思,為什麼偌大校園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反而淪為各種激進思維濫觴的溫床?

所謂「反送中」行動,最早從「校友會聯署」開始,然後如瘟疫一般流傳開來。搞事者利用年輕人充滿激情、理想化的一面,慫慂他們衝擊在前,引發警民衝突,如果出現流血及死亡悲劇,那就正中下懷,趁機撩起更大的民怨,鼓動更大的風潮,對政府形成難以抗拒的壓力。事實上,近年各地的「顏色革命」都是遵循這種模式,讓年輕人打頭陣,博同情,香港也不外如是。

將鏡頭往前推一推,類似一幕屢見不鮮。一二年「反國教」運動就是由一群中學生發起,政客及「黃」老師幕後策劃。一四年香港發生為期七十九天的非法「佔中」,學校、學生再次扮演重要角色,「雙學領袖」的風頭一度壓過「佔中三丑」。「佔中」雖然最終以失敗落幕,但釋放出人性醜惡、違法達義的魔鬼,「港獨」思潮從此氾濫成災,「本土關注組」等激進組織在校園如野草般瘋長。

根據「蝴蝶效應」的理論,在南美洲一隻蝴蝶振翼颳起的微風,最終在歐洲形成一場颶風。同樣道理,今次的反修例遊行,大批年輕人上街,就是政治入侵校園長期潛移默化的必然後果,類似的政治大風暴恐怕還將陸續有來。

學生成最易煽動的對象

一張白紙,可以畫最新最美的圖畫,也可以抹黑塗鴉。香港回歸後,爭奪管治權的鬥爭並未結束,而在中美競爭的大格局下,香港更被視為對中國顏色革命的基地,反對派及外部勢力在爭奪年輕一輩方面可謂下了苦功,動了血本,一早處心積慮,在發動一四年「佔中」及今年第二次「佔領」之前,已展開佔領校園、佔領年輕人頭腦的行動。「隨風潛入夜,毒物細無聲」,在一片備受污染的土壤中,長出一些歪瓜劣棗、毒花毒草,一點都不令人奇怪。

昨日有名校女生控訴政客進入校園洗腦的視頻在網絡流傳,該學校本來要舉行升國旗禮活動,不料臨時變卦,取而代之的是兩名反對派政客到校宣傳反修例。該同學質疑,若校方希望學生了解修例,為何不同時邀請建制派出席有關活動,給予學生全面的訊息,而不是反對派的單方面宣傳?是否校方認為升旗禮僅是小事一樁,反修例才是最重要?

我們為這位女生的勇敢感到欣慰的同時,也不免憂心忡忡,有多少同學能像她那樣擁有獨立思想及批判精神?有多少人可以拒絕被洗腦,尤其不少政客本身也是「為人師表」?這段視頻中,發布者模糊了女生面孔,對聲音也作出技術處理,相信是擔心該女生遭其他黃絲同學歧視圍攻,及被「黃媒」起底針對。正義者不得不隱藏身份,彷彿「見不得人」,作奸犯科者卻大搖大擺,香港社會之習非成是,顛倒黑白,校園之「黃色」恐怖,以致如斯!

一葉落知天下秋。反對派將黑手伸向校園,伸向學生,甚至連幼童都不放過,令人齒冷。曾有幼稚園老師以動畫方式,「生動」地向孩子灌輸「仇警」意識;有音樂老師在教授「孤星淚」主題曲時,毫無根據地詆毀內地,讚美違法「佔中」是所謂「對抗極權」;有通識課討論「誰是犧牲自己、換取社會進步」的話題,當學生給出南非曼德拉、緬甸昂山素姬的答案時,老師卻舉例黃之鋒;甚至一場體育賽事,亦有老師狂言「有誰同我一樣希望國家隊×街」。更別說戴耀廷、陳健民等披着學者外衣鼓吹「違法達義」,謬種流傳,毀人不倦。

教不嚴,師之「墮」。當老師不像老師,學生自然不像學生;當為人師表者未能以身作則,傳道授業解惑,而是鼓吹歪理,煽動仇恨,難怪不少天真的年輕人被輕易「洗腦」,衝擊警方、作違法之舉而自以為「替天行道」。

檢討教育制度之不足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一個人能否成材,與所處社會環境密切相關,啟蒙老師的重要性再怎麼強調都不過分,優秀正直的老師春風化雨,自然可以為社會培養棟樑之材;而老師偏「黃」,學校姓「黃」,教育當局放任自流,學生被誤導、走上激進之路就在意料之中。

對於不少香港年輕人欠缺國家意識、民族意識,跟着反對派走,有人歸咎於通識教育「變異」,亦同取消歷史必修課有關,這種分析不無道理,但最根本還是人的因素。有的歷史教課書,涉及南京大屠殺只有七十字,文化大革命則長達十多頁,「家醜」甚於「國仇」,老師有意無意間渲染「仇恨國家」、「鄙視民族」的意識,在孩子的幼小心靈內會留下什麼已是不言而喻。

如果老師戴着有色眼鏡,不能客觀公正,連體育、音樂課都可以成為宣獨及鼓吹歪論的平台,「黃」禍無處不在,就算重設歷史必修課也是事倍功半,甚至適得其反。

歸根究柢,近年香港教育改革看似不少,如母語教學、語言微調、校本管理、高考變文憑試、大學「三改四」等等,其實都是表面文章,未能觸及教育主導權在誰手上這個重大命題,令人憂慮的是,一些學校的教育不是為「一國兩制」培養接班人,不是壯大愛國愛港者力量,反而為反中亂港勢力培養出一批又一批的新血。

香港教育亂象久矣,反對派荼毒青少年是主因。但另一方面,在涉及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在政治入侵校園的問題上,如果未能旗幟鮮明,採取斷然措施,而是一味和稀泥,直至推卸責任,絕非市民所願見的;對於民意強烈要求將戴耀廷等「佔中」禍首逐出校園,有人以「大學自主」為擋箭牌,着校方自行處理;校方則以「疑罪從無」為藉口,置之不理,直至戴耀廷等被法庭判處入獄,何曾見到校方採取跟進措施?如果這還不是姑息養奸,什麼才是?這又向社會發出什麼樣的訊息?

對政治入侵校園的容忍,就是對年輕人的殘忍。如果說「香港病了」,根源則是「教育病了」。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回歸以來教育失誤堪稱縈縈大者,痛定思痛,檢討教育制度之不足、教育理念之偏頗,刻不容緩!關心年輕人的前途未來,不能流於表面及文件,而是要落到實處。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