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1日,星期五
首頁 / 龔之平評論專區 / 龔之平:草蛇灰線伏脈千里 外國勢力策動港版暴動

龔之平:草蛇灰線伏脈千里 外國勢力策動港版暴動

反對派反《逃犯條例》修訂,至昨日終於演變成一場嚴重的暴動。數千名暴徒有預謀有組織有計劃的衝擊下,警方被迫採取行動,確保了立法會的安全以及社會的整體安寧。然而,面對如此嚴峻的安全形勢,面對多名警員因暴力衝擊而嚴重受傷,市民不禁要問,到底是誰在操縱這場嚴重騷亂?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種種證據顯示,以美國為首的外國勢力是幕後元兇。這些勢力早在今年2月已經吹響了反修例的集結號,在這幾個月裏,美國、英國、歐盟、加拿大、德國等紛紛通過會見反對派政客、發聲明或官員言論干預香港修例工作,而美國從官方機構到非政府組織各種聲明干涉更是多達40多次,干預之早、力度之大、頻次之密,近年罕見。不僅如此,外國勢力更作出了三方面配合:包括為暴徒提供保護傘、威脅制裁香港並為反對派造勢、利用Facebook、Google配合動員。

昨日觸目驚心的騷亂,以及行動如軍事指揮一般的示威暴徒,一連串的事實都在說明,外國勢力正在操控着一場新的大規模反政府運動。其針對的已經不是修例,而是企圖全面癱瘓政府管治,迫政府就範,從而奪走香港的管治權,全港市民對此必須保持高度警惕。

規模及動員是「佔中」翻版

2014年的非法「佔領」,能夠在短時間內發動如此大型的街頭政治運動抗爭,組織如此大量的物資補給,並且令到各反對派政黨完全聽命於學民思潮和學聯調動指揮,這一切如果沒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指揮,根本不可能做到。在「佔領」期間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接受訪問時,亦親口承認美國政府有份介入行動,又指美方有份透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提供數以百萬計的資金,協助香港推動「民主」。大量的證據亦已證明美國是如何介入「佔中」。

而此次反對派發動的反修例事件,論規模及動員力度絕不亞於當年的非法「佔中」。過去數日,在多個網上討論區以及社交群組中,充斥着大量煽動包圍立法會、堵塞主幹道、襲警乃至搶槍的訊息,甚至是製作汽油彈等武器的指南,有的群組人數高達兩萬人之多。前晚開始,示威者開始在灣仔、金鐘等地囤積食水、乾糧等「戰略物資」。從昨日所見,什麼人提供物資、什麼人提供接應、什麼人負責衝鋒、什麼人負責運送……顯然經過「專業人士」的指點與訓練,與一支軍隊別無兩樣。現場數以萬計的示威者,頭盔、工具、兇器等等,裝備之齊全、部署之嚴密,堪稱前所未有,如果沒有巨大的資源投入,何以出現?

不僅如此,此次反對派行動所針對的不是一條法例修改,而是要在香港發動一場暴動。6月9日以「白衫」為標認、6月12日以「黑衣」為標識,這樣的政治符號與2014年的「黃雨傘」是如出一轍。以往美國在世界各地策動的動亂,都有一套模式和方法,包括在事前派出美國中情局人員,以商人、留學生、旅客、義工等身份進入目標地區進行滲透;發動之前收買的政客、知識分子全部出來,由他們號召對社會現狀不滿的人加入抗爭;與西方媒體配合,反覆宣傳抗爭是因為社會不公平不公義所致;甚或煽動一些暴徒,以武力挑釁警方,迫使警方使用武力。在過程中更會不斷發動當地政客到美國、歐盟、聯合國陳情,令目標政府受到國際制裁。這一連串操作,眼下正逐步在香港上演,而外國勢力在整個部署中更扮演着操盤的角色。

明火執仗干預香港事務

風起於青萍之末,浪成於微瀾之間。有人說過,當陳方安生高調與美國政要會面之時,那一年香港一定有大事發生。2014年4月,陳方安生與李柱銘訪美,與時任副總統拜登會面,整個過程在秘密情況下進行,接着那一年「佔中」爆發。今年3月22日,陳方安生又聯同莫乃光及郭榮鏗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訪美,不但與委員會亞太資深官員會面,及後更與美國鷹派代表副總統彭斯會面,數月之後的昨日, 又一次暴動出現了, 兩者難道只是巧合?

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早在2月底已經開始連番表示反修例立場,到了陳方安生訪美後,外國勢力亦由醞釀期進入動員期。香港反對派政客絡繹不斷的到外國「唱衰」修例,各國領事、外國機構也開始密集式就修例向特區政府施壓。

3月29日在特區政府剔除九項罪類後,香港美國商會發聲明稱這不足以緩解他們的「嚴重憂慮」,並「強烈相信」修例安排會減低國際企業考慮在香港設立區域業務基地的吸引力。4月4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麥考文和國會議員魯比奧發聲明稱《逃犯條例》若修例成功,會「侵蝕」香港法制中心和商業中心的聲譽。同樣在4月初,美國駐港副總領事何志更是直接稱,對當時有超過一萬名香港人上街示威抗議「感到高興」。4月2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稱美國和其合作夥伴會「密切監察」香港修訂《逃犯條例》。5月4日唐偉康再次指香港特區政府對於香港社會和國際上對修例的關注「視而不見」。5月7日由反華政客主導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發表報告稱,《逃犯條例》的修訂令美國有需要審視是否鼓勵美國商人來港做生意,甚至會影響美國《香港政策法》。一時之間,彷彿黑雲壓城城欲摧。

全方位操控煽動嚴重暴亂

到了6月9日的反修例遊行以及暴力衝擊立法會行動的關鍵性戰役,外國勢力更加全力介入,做了三方面動員工作:

一是為暴徒消除後顧之憂。德國在幾個月前,突然向兩名被香港警方通緝的暴動罪犯黃台仰和李東昇提供難民庇護,兩人不但在2016年「旺角暴亂」中觸犯暴動罪而棄保潛逃,兩人更是「港獨派」及暴力衝擊路線的標誌性人物。德國在這個敏感時刻的舉動,客觀效果是為激進分子提供了保護傘,就算將來觸犯如黃台仰兩人的罪行,也可以得到德國庇護,變相是鼓勵了激進分子更加無後顧之憂的策動暴力衝擊。這次反修例迅速演變成暴亂,與外國勢力的煽動、包庇明顯有直接關係。

二是美國在修例一役中愈益有恃無恐,不但口頭聲明干預,近日更提出具體威脅行動,美國國務院在反修例遊行後回應指,對於允許疑犯引渡到中國表示嚴重關切,並警告此舉可危及華盛頓對香港提供的特殊地位。這個赤裸裸的干預言論,隨即引起反對派的歡呼雀躍,反映美國已經公然為反對派的反修例鬥爭提供支持,全力配合。

三是利用社交軟件配合反對派動員。香港市民常用的Google地圖,在遊行當日竟然為遊行造勢,問題在於:一,Google地圖一向只標示地點名,不標示活動,何以突然在6月9日的反修例遊行標示遊行地點?二, 「反惡法」、「反送中」是反對派對於修訂的攻擊和抹黑,Google地圖竟然照單全收,反映Google地圖不但認同這個遊行,更利用其程式去宣傳、鼓吹這個遊行,不但為反對派造勢,更是赤裸裸的干預香港事務。

Facebook同樣在這場風波中扮演不光彩的角色。一直以來Facebook都強調大力禁止假新聞,帶有煽動性、挑釁性、製造仇恨的報道都會被一概禁止。但在這次修例風波中,不少反對派及支持者不斷在Facebook上散播各種無事實根據的假新聞,例如在遊行前夕發生「燃燒彈」事件,不少反對派支持者以至楊岳橋都藉此大做文章,含沙射影指是特區政府自編自導。這些毫無事實根據、帶有誤導性以至誹謗性的帖子,Facebook竟然完全沒有處理;一些反對派人士公然在網上恐嚇官員及建制派議員,有激進派組織甚至在Facebook上進行暴力動員,但Facebook卻聽之任之,任由他們利用Facebook作攻擊抹黑、暴力動員的平台。Facebook選擇性的不作為,令人質疑是有意配合反修例行動擔當外國勢力的輿論打手。

6月12日的嚴重騷亂說明,在這場修例風波中,外國勢力在這次風波中由以往的幕後操盤,走到前線指揮;由以往的發聲干預,到現在有具體行動,足以說明這場修例風波背景並不簡單,目的不單是要迫政府撤回修例,更藉此癱瘓政府,重擊管治威信,在香港社會掀起連串政治風浪,以配合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打壓。這是一場巨大的政治角力,關係香港的長治久安和繁榮穩定,不論是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都沒有退後和讓步的理由,只有打贏這場修例戰,香港社會的安寧穩定才會有保障,香港市民的安全利益才會有保障。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