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6日,星期三
首頁 / 觀點 / 龔之平:謊言難掩事實 反對派誠信破產

龔之平:謊言難掩事實 反對派誠信破產

上周日上演的反修例遊行,反對派聲稱人數超過一百萬。但不論是警方的數字還是獨立學者的統計,都在顯示遊行數字遭到嚴重誇大,真實數字僅及其號稱的五分之一。一夜之間瘋狂「發水」八十萬,這究竟要怎樣的「膽量」才能做得出?面對基本的客觀事實,卻還能堂而皇之地造假,這又需要怎樣的「勇氣」才能下得了手?

事實上,瘋狂誇大遊行人數,還只是這次修例反對派大量謊言的冰山一角。從一開始對條例的歪曲與抹黑,到近期的赤裸裸的捏造與造謠。民陣、公民黨、民主黨等反對派各類組織,以五花八門的「懶人包」等文宣的手段,對《逃犯條例》的修訂進行全方位攻擊。要麼是攻擊內地司法環境散播政治謠言,要麼是歪曲移交理由製造政治恐慌。各類荒誕的反修例理由,在政治化妝術的包裝之下,不斷誤導着社會公眾,一時間謠言滿天飛,嚴重影響香港社會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理性討論空間。

然而,如果連最基本的遊行人數都能如此瘋狂造假,如果連白紙黑字的修訂條文都能如此「生安白造」,反對派還有什麼道德可言?事實一再說明,反對派的誠信已經徹底破產。市民要保持清醒,辨清真偽,切勿人雲亦雲,應共同努力支持修例如期通過。

遊行報大數編造民意假象

6月9日的遊行,民陣對外宣稱有103萬人參加。但數字一經公布便遭到公眾的強烈質疑。103萬是什麼概念?根據雷鼎鳴教授的科學計算,這意味着從遊行出發點到終點的一段距離,每平方米要容納多達22人,這符合常識嗎?更諷刺之處在於,民陣可以「精確」地算出百萬之後的3萬,卻不願公開統計的數據和方式,這正常嗎?面對公眾的強烈質疑,自始至終,民陣沒有任何人對此作出過回應。市民無法不質疑的是,如果能將百萬之眾的數據「精確」到3萬,想必會有一套極其科學的演算法,但卻不敢向公眾交代,到底是害怕「統計秘方」被泄露,還是憂慮謊言被揭穿?

事實上,誇大遊行人數,已經是反對派的慣用手段。2004年民陣聲稱53萬人遊行,警方的數據為20萬;2013年民陣數字高達43萬,但警方的數字僅6.6萬,民陣的數字是警方數字的6.5倍。上月底的反修例遊行,民陣號稱有13萬,但警方只算出22800人,兩者也相差5倍之多!13萬、43萬、53萬,和這次的103萬,每一次遊行都能驚人地出現「3」這個數字,民陣總能在數萬、數十萬乃至上百萬的遊行人數中,精確地找到「3」。這到底是「科學的巧合」,還是「人手的整合」?

其實,只要是一個普通、有正常辨別能力的人,都可以看到當中荒謬之處。明明可以按科學方法去計算,卻偏偏要用政治需求來決定人數多寡;明明可以理性回應質疑,卻偏偏要用誇張失實的數據去愚弄大眾。正如反對派「御用民調師」鍾庭耀當年所坦言:「從主辦機構,甚至是普羅市民的角度,充滿水分的遊行集會人數,可能已經見怪不怪,變成常理。如果突然變得科學,某次公布的人數突然減少,可能破壞了多年來以習非成是建立起來的感覺。」顯而易見的是,反對派已經習慣了造假、習慣了誇大,已經徹底喪失了對客觀事實的最基本的尊重。

抹黑內地法治散播政治謠言

一方面是對遊行人數的瘋狂造假,另一方面則是無孔不入地散播謠言。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尤其是近兩星期以來,反對派通過各種手段,捏造了大量毫無根據的荒誕反修例理由,尤其是針對內地司法環境,進行了極端的抹黑。見諸於反對派媒體及社交平台上,一些根本無關《逃犯條例》的內容,也都直接與內地司法制度拉扯上關係。什麼人權沒有任何保障、打工仔追討欠薪會變「尋釁滋事」、基督徒聚會印刷單張會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關注污染會觸犯「反間諜罪」、社工關注工人福利會被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記者報道上訪案件會涉及「敲詐勒索」、律師處理維權案件會被吊銷職照等等。

顯而易見的是,只要對修例內容稍有了解,便能發現上述問題根本不可能存在。一是只有在內地干犯刑事罪行,在香港也屬刑事犯罪,即符合「雙重犯罪」原則才會涉及移交。二是移交僅限三十七項嚴重罪行,上述行為根本與修例沒有直接關係。三是移交罪行完全不涉及新聞、言論、出版等方面的行為。更何況上月底政府已經作出了三項重大調整,一是將移交門檻由三年提升至七年或以上;二是在啟動移交時為疑犯加入更多保障,在協定中加入無罪假定、上訴權、不強迫認罪等符合人權的條件;三是只會處理當地最高檢察機關提出的引渡要求,如內地只會接受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的移交要求。這些安排都對可能移交的當事人予以最全面的人權保障,即便是移交到內地,也絕不可能出現反對派所渲染的黑暗情況。

當然,反對派抹黑內地司法,意圖十分明顯。但事實是,內地自十八大以來,法治建設取得了長足進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日前就表示,內地司法水準不低於國際標準,亦不低於一些與香港已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協議的國家,他所接觸的不少內地檢察官和法官,都受過嚴格的專業訓練。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亦指出,內地司法制度近年有很大進步,香港社會不應過分憂慮。而香港每年有數千萬人次回到內地,又何曾聽到「隨時被內地抓捕」的情況出現?港人完全不必對此有任何擔憂。

歪曲移交理由製造政治恐慌

而除了對內地法治環境的極力抹黑,反對派同時還千方百計放大政治問題,歪曲稱政治理由將會成為日後移交內地逃犯的主要內容。什麼「香港新聞自由死亡」、「每個人都可能變成政治犯」、「中央一聲命令,林鄭必須移交」、「香港會變成中共引渡港」等等。大律師公會更是編造了一個「懶人包」24條問答,全面歪曲修例初衷。反對派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意圖以製造意識形態上的對立,去達到煽動社會恐慌氣氛、鼓動更多市民上街遊行的目的。

但是,《逃犯條例》修訂,絕不可能出現上述情況。第一,一切政治罪名都不可能被移交;第二,即便表面不是政治原因但實質是因政治理由而被要求移交,特區政府也不因當事人的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而作出檢控或懲罰,也絕不會作出移交決定。雖然《逃犯條例》第24條列明,中央可藉着因國防和外交利益受重大影響為由,向特首發出移交逃犯與否的指令。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明確表示,移交疑犯涉及很謹慎的程序,她強調:「並不存在話,我可以繞過法律,只係聽一個中央的命令,以國防外交的理由將一個不能移交的人移交。」

熟悉「一國兩制」運作情況的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前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進一步指出,香港與內地雖然從體量上並不對等,但兩者是「一國」內兩個既密切相關但是又相對獨立性的司法領域,兩者「在刑事司法領域裏面都是在依法辦事,不存在誰服從誰的問題」,大家都只服從法律。事實說明,即便涉及移交個案,一切都是以法律為基礎的,不會存在要強制接受的問題。更何況,中央也絕不會做出損害或削弱「一國兩制」和香港繁榮穩定的事,所謂的新聞自由受損、人權保障不足,都是與事實嚴重不符的。

反對派反《逃犯條例》修訂,已幾乎到了瘋狂程度。從嚴重誇大遊行人數,到抹黑內地司法散播政治謠言、歪曲移交理由製造政治恐慌。所有這些,都在說明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反對派已經誠信破產。一個不尊重事實、肆意造假、漠視真實民意的反對派,對香港是福還是禍,已經不言而喻。面對謠言滿天飛的當前環境,香港市民更不能為反對派所蠱惑,需要保持清醒的頭腦,冷靜辨別事實與真相,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支持修例如期通過。這不只是全體立法會議員的責任所在,也是全體守護香港這個安全家園的市民的共同期許。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