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6日,星期一
首頁 / 觀點 / 關昭:反對派「反移交」已走到極端

關昭:反對派「反移交」已走到極端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一連五日就修訂移交逃犯條例草案開會,前後歷二十個會議小時;然而,不僅五天會上反對派擾攘如故,昨日最後一次會議結束後竟圍堵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不許其離去,導致有保安人員受傷需要送院,惡行令人憤慨。

眼前,保安委會討論已經告一段落,下一步是草案將於下周(十二日)在全體大會上恢復二讀辯論,目標是月底前即本月二十六日星期三的大會上表決通過,即還有三星期的時間。

而際此關鍵時刻,回望自今年四月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草案以來,反對派的表現不僅令人失望,而且已經離基本法所規定的議員職責越來越遠。

過去,反對派為阻撓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什麼「拉布」、「點人頭」、「中止待續」等花招已是慣用常見,但最少還沒有去到完全「脫軌」和失控的地步。但今次自修例提出以來,反對派先是有涂謹申「自封」法案委員會主席,每次開會大肆擾攘一番之後就散會,開會四次、一事無成,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琼不得不宣布條例草案「直上」大會。而在四次會議上,反對派使用暴力的程度有增無減, 「飛撲」搶咪搶文件無所不用其極,議會秩序可說已蕩然無存。今後反對派「食髓知味」,必然會繼續動輒訴諸武力,議會職能、效率的前景堪憂。

可以說,經歷此次「反移交」之後,立法會已經不再是原來的立法會,除了暴力升級,反對派的抗中亂港也已經到了赤裸裸和無以復加的地步,包括公然「抹黑」、敵視內地司法和引入外國勢力干預。而他們這種「一反到底」、「勢不兩立」的取向下,行政立法關係已被破壞殆盡,今後再謀求行政立法合作已是「緣木求魚」不可能之事。反對派之禍港害港,在「反移交」之後已進一步暴露無遺。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