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3日,星期三
首頁 / 觀點 / 耿介之:「匿名法官」與「黑衣遊行」

耿介之:「匿名法官」與「黑衣遊行」

昨日有兩件新聞值得高度關注:一是路透社訪問了三名「匿名法官」,聲稱香港法官強烈反對修例;二是公民黨郭榮鏗對外宣稱,將舉行第六次的「黑衣遊行」,以表達對修例的「不滿和擔心」。兩件事發生在同一天,是「巧合」還是「刻意安排」,其實並不難判斷。種種跡象顯示,一隻政治黑手,正在加緊對法官及法律界人士的操控,這也正正是最令人憂慮之處:如果連法官都成了政治的工具,香港還有法治可言?

路透社昨日發表的這篇「獨家訪問」,聲稱訪問了三名法官及十二名法律界人士,他們均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理由是「或令法官承受北京壓力」。訪問還這麼引述一名「非常資深、但基於事件敏感性而匿名的法官」的話說: 「這次修例漠視了此信任的重要性,而在內地的個案而言,(信任)是不存在的,(These amendments ignore the importance of that trust – and in the case of the mainland, it simply doesn’t exist.)。」

這篇訪問令人極其憂慮之處在於:政治勢力介入法官界,到底有多深?

雖然法官也有言論自由,但並非沒有限制,尤其是在涉及政治立場以及潛在的角色衝突問題。而上述訪問中,法官因為「事件敏感性」而以「匿名」方式發放政治言論,說明相關人等已經明白當中存在違反《法官行為指引》之處。根據該指引第74條:「對於一些很可能會由法庭處理具爭議性的法律問題,法官如發表意見,其表達方式及內容要避免可能影響日後聆訊資格。」

問題也在於此,明知「敏感性」、明知可能有角色衝突,仍然要接受訪問,只能說明「匿名法官」的政治立場已經凌駕於其獨立專業的法官操守精神。然而,公眾更要質疑的是,未來一旦涉及逃犯移交的案件,上述「匿名法官」在沒有申報自己的反修例立場情況下,還能否作出公正判案?

上述訪問出現在修例的關鍵時刻,又豈是「巧合」?當然,更「巧合」的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昨日宣布將發起回歸以來第六次「黑衣遊行」,以表達反修例立場。《逃犯條例》提出至今已三個多月,早不反對、晚不反對,偏偏在「匿名法官」發聲之時才出來「黑衣遊行」,世上巧合之事也真多!

無論是「匿名法官」還是「黑衣遊行」,並非兩起偶然現象,恰恰相反的是,這說明一隻政治「黑手」正在介入香港的司法界。他們希望通過這類法官、律師也反對的新聞,去達到影響香港社會的取態。尤其惡毒的是, 「黑衣遊行」是在6月6日舉行,而反對派發動的第三場反修例遊行是在三天之後的6月9日,其激化矛盾煽動對立挑起紛爭的意圖,再明顯不過。

當法官被政治勢力操控,當律師成了政黨的工具,香港還有法治可言?公眾要看清楚的是, 「匿名法官」實是「罪名法官」,而「黑衣遊行」則是不折不扣的「黑手橫行」。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