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7日,星期三
首頁 / 觀點 / 大公社評:移交逃犯問題「政治化」有三大惡果

大公社評:移交逃犯問題「政治化」有三大惡果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已定本周六舉行特別會議,處理四十名建制派議員提出的更換逃犯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的要求,從而推動條例修訂草案早日在立法會得到審議和通過。

建制議員提出換主席的要求,絕對必要和合理。就特區政府提出的修訂移交逃犯條例草案,反對派議員正在玩弄規程拖延會議的進行。正如建制派議員「班長」廖長江所指出,開了四個鐘頭會還選不出一個主席,這種情況過去在立會未曾見過,實在太「天方夜譚」。

事實顯示,反對派議員正不惜氣力在立法會和港人社會又挑起一場分化對立和爭拗,從而達到他們進一步抗中亂港和阻撓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目的。

反對派為達目的,千方百計扭曲修例的目的和實質,把移交問題政治化,企圖在社會上製造「人人自危」的恐懼感。事實是,政府提出修改移交逃犯條例,堵塞內地和台灣、澳門不移交的漏洞,在香港這個法治根基牢固、司法制度健全的社會,本來只屬「例行公事」而已,根本不可能會引起任何疑慮或恐慌。像觸發此次修例的陳同佳案件,被告在台殺害女友、棄屍荒郊,回港後還要盜用死者的信用卡去提款花費,如此無良,在港人社會被稱為「賤男」,將之移交台灣受審判刑,問十個市民十個都會舉手贊成。政府修例要對付的就是陳同佳這類衰人和其他違法之徒,與守法市民半點關係也沒有,何來什麼擔憂和恐懼?

然而,在反對派的百般歪曲和煽惑下,刑事移交被說成是「政治移交」,依法移交被扭曲為「隨意移交」,以至一些市民誤以為只要講過一些不滿政府的話、寫過一些批評內地的文章,以至參加過維園「燭光晚會」和什麼「大遊行」,都有可能會被「捉返大陸去受審」,以至抱埋年幼的子女去參加「反惡法大遊行」,上了反對派的大當,成了他們抗中亂港和撈取政治本錢的工具。

在反對派惡行影響下,修訂移交逃犯問題被政治化,對港人社會帶來的嚴重後果已顯而易見。首先,陳同佳很大可能得以逍遙法外,隨時出現在任何一名市民和女性的身邊;二是林鄭政府上台後本已比較平息的政治爭拗又將死灰復燃、烽煙再起;三是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和社會動亂隨時有可能會發生,繼上周組織「大遊行」之後,反對派已公開揚言要在五、六月間發起「圍堵」立法會行動,不讓議員進出開會、不讓條例審議通過,比年前反對發展東涌新市鎮更激烈的暴力「圍攻」隨時可能出現在市民眼前。

反對派將移交逃犯問題「政治化」,就是容縱罪犯、挑起對立和暴力衝擊,對港人社會有百害而無一利,「一國兩制」和港與內地關係也必將因反對派的肆意抹黑內地司法而受損,惡果也只能由港人社會來承擔。對此市民必須要有清醒認識,不能讓反對派的陰謀得逞。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