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2日,星期一
首頁 / 觀點 / 誰是外國勢力在香港的「金牌代理人」?

誰是外國勢力在香港的「金牌代理人」?

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本港反對派政客的代表人物接二連三「外訪」,陳方安生在去完美國唱衰香港後,下月又將到德國繼續抹黑「一國兩制」;李柱銘與李卓人、羅冠聰等人,也將在本月到美國加拿大「訪問」,叫囂「要外國向特區政府施壓」、「關注香港的法治」。類似的「外訪」活動未來數月還將不斷冒出。

反對派政客如此頻密的外訪,到底想做什麼?如此高調的「拜主」,到底想說什麼?值得高度關注的是,其言其行已非普通的「溝通」與「交流」,而是上升到要求外國政府採取「實質行動」去威嚇與逼迫香港特區政府;更已不只是簡單的「意見表達」與「意見交換」,而是上升到站在外國主子的立場上,去侵害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與其說陳方安生、李柱銘等人是在「外訪」,不如說他們是在「述職」;是以一個外國政府在香港「利益代理人」的身份,在外國「金主」與「老闆」面前,聽取「工作交代」。

事實在說明,反對派破壞香港穩定的行動在不斷升級。眾所周知,今明兩年是重大的選舉換屆年,反對派為求獲得更多的政治與金錢利益、為求進一步撕裂社會以騙取更多的選票,這種出賣香港利益、破壞香港穩定的行動,也將不斷升級。香港社會對此必須堅決地予以抵制,否則,這種賣港行為愈多、市民所受的傷害也就會愈大。

唱衰行動不斷升級愈益張狂

回歸二十一年來,香港反對派的整體發展形勢,是處於一個不斷萎縮的狀態。從回歸之初的強勢,到如今的四分五裂; 從當初的立法會佔絕大多數議席,到如今險些連三分之一席位都不保。反對派勢力不斷衰敗的同時,恰恰是其與外國勢力勾連最密切之際。對於一些反對派頭目來說, 在香港本地失去民眾支持,就轉而向外國勢力尋求支援。他們以為,這麼做可以令自己站到「政治道德」的高地,也可以讓自己陣營更「團結」,可以騙取更多人的支持。正因如此,與外國勢力「合謀」的言論與賣港行動,也就愈益張狂。

以往反對派到美國或英國「訪問」,言論還相對「克制」。除了慣有的攻擊中央與特區政府以及抹黑「一國兩制」之外,對於主權底線是不敢觸碰的。但市民看到,從2014年開始,也即大規模非法「佔中」啟動的前後,反對派已是極其高調地觸碰「一國」原則。要麼抹黑中央、意圖排除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要麼直接叫出「自決」言論,意圖挑戰中央對此的接受底線。更離譜之處在於,赤裸裸地要求美國政府直接介入香港的內部事務。2014年4月,陳方安生與李柱銘在美國獲得時任副總統拜登的會面,整個過程是在「秘密」情況下進行,外人無從得知會上具體討論了什麼,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會面之後「佔中」就在以龐大資金支持之下爆發。而此次陳方安生偕同立法會現任議員郭榮鏗、莫乃光,同樣獲得副總統彭斯的「接見」,會後陳方安生四處放風,聲稱美國「不會坐視香港不理」、「美國會有政策遏制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入侵」。這些言行,已毫無香港人的味道,已成了徹頭徹尾的美國政府在香港的「金牌代理人」。

每次行動伴隨香港利益受損

從2014年開始至今的每一年,反對派都有高調的「外訪」行為。但除了言行的愈益囂張外,實際上每一次的「外訪」,伴隨的都是香港利益的受損。2014年4月陳方安生、李柱銘訪美後的「佔中」爆發自不用多說,其他的行動也無一不是在動搖「一國兩制」的根基:2015年5月李柱銘、黃之鋒訪美後稱: 「中國勢力與日俱增,世界該要警惕。香港應該是一個焦點,衡量習近平作為改革者的意圖。」2017年5月黃之鋒出席美國傳統基金會的活動後聲言,「一國兩制」已變成「一國1.5制」,要求美國國會及台灣「立法院」,成立「香港事務議員團」以「關注香港民主」。2018年10月,李柱銘與梁家傑訪問歐洲,其間二人「呼籲歐洲議會監察中國實施《中英聯合聲明》承諾的情況」,當時兩人還指, 「中國正通過大灣區計劃,侵蝕香港獨特的自由、民主和資本主義體系。」2019年初,反對派政客甚至跑到台灣地區,攻擊香港特區修訂《逃犯條例》,要求「台獨」勢力阻撓修例。

大灣區發展是香港未來數十年最大的發展機遇,但反對派偏偏要去唱衰,不擇手段去抹黑破壞;修訂《逃犯條例》是維護法治、彰顯公義之舉,但反對派偏偏要從中作梗,甚至要拉上「人權自由」的藉口,意圖打擊香港的法治根基。至於要求美國政府重啟《香港人權與自由法案》去破壞香港的發展、以《香港政策法》去要挾取消香港的「單獨關稅區」的制裁要求,更是極其囂張的賣港行徑。反對派的每一次外訪,就是對香港利益的一次侵蝕。反對派政客眼裏,從來沒有任何維護香港利益的概念,而只有「美國立場至上」的唯一思維。在他們的視野裏,香港民眾是否有好的發展機會、特區能否不斷提升整體競爭力,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國人是否滿意、美國人的利益能否在香港得到體現。如此反對派,還能稱得上「代表香港人」?

密集勾連喻示政治風暴來臨

如果說反對派唱衰香港並不是什麼新聞,那麼過去半年來的密集外訪,則已喻示着將有重大的政治亂象來臨。2014年陳方安生、李柱銘去完了美國,就有了「佔中」;2015年底,李柱銘、黃之鋒訪完了美國,其後就發生了「旺角暴亂」;2017年中,李柱銘、黃之鋒去美國參加了所謂的「國會聽證會」後,便出現美國威脅取消《香港政策法》的行動;2018年底,李柱銘、梁家傑去了歐洲議會之後,歐洲國家又紛紛發表攻擊香港自由與法治的所謂「聲明」。到了2019年,短短數月,反對派便密集外訪最少八次,又無數次與美國駐港人員「密會」,常識告訴我們,一場更大的政治風暴即將來臨。

今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對於反對派而言至關重要。這是反對派勢力能否在「佔中」判決之後「重整旗鼓」、能否重新掌握議會主導權、能否繼續反中亂港的極其重要機會。因此,反對派對《逃犯條例》修訂、《國歌法》立法、大灣區發展,乃至是香港的一些本地經濟、民生的政策,也都採取全力對抗的態度。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通過不斷炒熱政治議席,將普通議題「政治化」,以達到撕裂香港社會、破壞香港穩定,進而騙取選票、騙取國際關注的目的。作為反對派的「幕後老闆」,美國當局必定會有新的招數作「配合」。戴耀廷等人在入獄前安排的「風雲計劃」,會否會演變成又一場的「佔中」與「旺暴」,值得高度關注。

反對派與外國勢力的勾連,本質是對香港的破壞、對市民利益的出賣。而美國當局意圖利用香港去達到破壞「一國兩制」、牽扯中國和平崛起的目的,也已呼之欲出。今年二月份,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在以「香港在印太經濟的角色」為題的演講中,毫不掩飾地透露美國的意圖:在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中,印太戰略佔有重要地位,而香港則是可以用來打的一張牌。香港市民看到,本港反對派毫無底線的勾連行動,甘於出賣港人擔當美國的「金牌代理人」的行為,無疑是在為虎作倀,也必定會為香港民意所唾棄。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來源:大公報)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