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4日,星期一
首頁 / 龔之平評論專區 / 龔之平:市民不需要那些抹黑家園的「說客」

龔之平:市民不需要那些抹黑家園的「說客」

「尊重自己的權利和自由,還要尊重他人的權利和自由」、「不僅須考慮個人的權利,還要考慮社會其他成員的權利,以至整個社會的利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近日獲頒港大名譽博士發言時,講明了一條淺顯的倫理,引發眾多共鳴。

還有一個淺顯的道理,也已成為世人共識,那就是「眾人拾柴火焰高」「上下同欲者勝」。倘若共有一個家園,同在一條船上,不是相互尊重、守護和鼓勵,而是澆冷水、撤梯子甚或挾洋自重、引狼入室,這樣的「同胞」你會怎麼看?

連月來,陳方安生、李柱銘、郭榮鏗等反對派政客,與美國國家安全機構「密會」、跟反華政客與組織「座談」;要求美國當局「制裁」香港、乞求「支持」反對派組織;揚言排除中央對港管治權、叫囂香港「自決」權。近日,陳方安生又密謀五月去德國,李柱銘等人也將在本月「組團」到美加。「爭取民主」的口號、「維護自由」的標語,一臉受壓迫的可憐、滿嘴煽動性的謊言,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這些號稱代表「香港市民」的人在上演怎樣的滑稽劇?

市民看得見,他們接二連三跑到國外,抹黑特區政府、攻擊中央政府,不遺餘力地唱衰香港;市民有憂慮,他們將顛倒了的事實、扭曲後的真相處心積慮地推至他國反華政客面前,堆高其破壞香港發展環境的「彈藥」;市民會發現,他們不是與港人志同道合的人,而是可恥地與外國反華亂港勢力「行埋一齊」。他們是市民「最熟悉的陌生人」,他們與民意背道而馳。

香港能有今天的繁榮穩定,靠的是什麼?靠的是「一國兩制」的制度保障,是港人的勤勞與智慧,是國家的大力支持。繁榮穩定絕非必然,安居樂業需要基礎。當來自於內部的破壞力量,勾結外來的政治勢力,最終將會怎樣?凡有美國政治介入的地區,結局又將如何?

拆港人台反對派要幹什麼

不論是上月底陳方安生、郭榮鏗等人去美國「告洋狀」,還是羅冠聰、涂謹申等人去年底的美國「密會之旅」,也不論是接受美國哪個組織邀請、到了美國哪個城市接受哪些人的款待,反對派跑到美國有一點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唱衰」香港。抹黑「『一國兩制』徹底失敗」、攻擊「中央干預香港」、「香港人權自由倒退」……,等等。

而相較於這些口號式言論,反對派「唱衰」香港、抹黑香港的行為,在近期進一步升級,他們不再滿足於簡單的立場表達,而是採取了實際的政治行動,站在美國人的立場上,赤裸裸地要挾香港市民「就範」。

2014年4月5日,也即非法「佔中」爆發前的五個月,陳方安生在與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會面時,主動要求對方介入香港的政制發展;2019年3月23日,陳方安生與同樣是副總統的彭斯會面,又一次主動要求美國介入香港、「關注香港人權自由」,並建議以「取消香港單獨關稅區」為手段,逼迫特區政府推行他們所要的政策;同一次「美國之旅」,郭榮鏗等人在與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茜會面時,公然要求對方介入香港事務,阻止《逃犯條例》的修訂;而李柱銘、李卓人等人在預告下月去美國時,同樣揚言,會要求美國當局改變對香港的政策,包括「制裁」特區官員。

取消單獨關稅區、阻止《逃犯條例》的修訂、改變對香港的公平政策……所有這些將嚴重削弱香港經濟金融發展、嚴重影響香港司法獨立、破壞香港社會穩定發展的所謂「建議」,不是出自美國國會議員與反華政客之口,也不是出自美國安全部門的政策文件之內,而是出自於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與前政府高官之口,豈能不讓人憤怒?

環顧世界上任何一個地區,有誰敢如此狂妄地拿本國民眾的切身利益為威脅對象?又有誰敢如此囂張地要求外國政府「制裁」本國居民?反對派不僅是在「抹黑」香港,也不只是簡單的「唱衰」,而是在拆港人的台、倒港人的米,用一位商界人士的話: 「是阻港人『搵食』、阻市民『發達』」!

陳方安生上周在總結其美國之行時有這麼一番話: 「《香港政策法》是基於美國認同『一國兩制』在香港全面貫徹、落實,才給予香港優惠待遇,一旦覺得『一國兩制』是受到削弱,人權、自由、法治是繼續有衝擊,美國可能重新考慮。」她建議稱, 「特首和政府官員需親自到訪各國,釋除國際對香港狀況的疑慮,解釋一下香港目前還是不是全面貫徹『一國兩制』,究竟是中央管治香港、還是特區政府管治香港?」

這番話說出來,毫無半點香港人的味道。在他們眼中,香港市民有沒有發展機會、能否有更好的發展環境,通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國人「滿不滿意」、美國當局「同不同意」。這何異於站在美國當局的立場、代美國政客去威脅、恐嚇、勒索港人?

陳方安生還曾在國旗、區旗之下宣誓「效忠」香港特區,郭榮鏗等人更是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的立法會議員,如今竟是如此無視港人利益、無視市民福祉,豈能不令港人心寒?

打香港牌美國人豈能安好心?

正如論者所言,香港有反對派,外國也有反對派, 但是人家的反對派, 是忠誠反對派(LoyalOpposition)。不論他們多麼不滿意現政權的表現,他們都是忠於自己的國家,絕對不會勾結外國勢力,做出損害本國利益的事。而今陳方安生們又一次突破了底線。

反對派之所以有機會「外訪」,之所以能見到尊貴的美國副總統與議長,之所以能獲得所謂的「高規格」款待,並非他們本身有多麼能耐,也非他們能說會道,更非他們能代表香港市民,根本原因在於,他們是美國當局一枚可用的政治「棋子」。

2月27日,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在以「香港在印太經濟的角色」為題的演講中,直白地透露了美國的意圖:在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中,印太戰略佔有重要地位,而香港則是可以用來打的一張牌。在「美國優先」的大招牌下,美國當局如此不惜工本地扶植這批反對派,會安什麼好心?香港反對派與美國當局走得如此近,又能談出什麼結果來?

國際政治的一條常識在於,美國不會做賠本的買賣。美國的任何政策,尤其是涉及他國外交與內政的,必然伴隨着美國利益最大化的考慮。近半世紀的歷史提供了無數的例子。但凡有美國介入的地區,不論是政治還是軍事,都伴隨着「政權的顛覆」與「人民的流離失所」。在南美洲的智利、尼加拉瓜、多米尼加、巴拿馬,美國當局要麼扶植親美政權,要麼推翻反美政權;在中東,美國要麼直接軍事入侵,要麼建立傀儡政權。「阿拉伯之春」、「茉莉花革命」、「顏色革命」等等,一個個國家的倒下,無不與美國密切相關。

就在不久之前,委內瑞拉再次出現美國顛覆政權的陰影。美國媒體就曾報道,在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宣布成為「臨時總統」之前,美國與他進行了密切接觸,彭斯與他至少通話兩次。在第二次通話中,彭斯向瓜伊多保證: 「我們為你祈禱,美國與你同在。我們欣賞你的勇敢。」令人唏噓的是,一方面,美國肆無忌憚地干涉委內瑞拉內政;另一方面,卻不停地指責俄羅斯干預2016年大選。雙重標準之下究竟是什麼,不言自明。

美國人真會關心委內瑞拉的民主與人權?彭斯真的「欣賞」反對派的「勇敢」?美國真的「與你同在」?所有這些,不過是干預內政的說詞、顛覆政權的抓手。美國人如此關心香港的「民主進程」、「自由權利」與「法治建設」,其根本目的,是要複製在其他地區成功顛覆政權與製造政治混亂的經驗,將香港打造成反制中國、限制中國發展、圍堵中國崛起的「橋頭堡」。

此次反對派是受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邀請」,會見到最高級別的官員是彭斯。前者是美國戰略部門,是顛覆他國政權的「中樞大腦」;後者是長期的反華政客,支持「台獨」與「藏獨」。反對派的陳方安生、郭榮鏗等人與他們能談出什麼「好事」來?香港的繁榮與穩定、市民的整體利益與發展前途,又豈會是他們關心的內容?

可笑的是,陳安方生之流竟以為自己是「旗手」。剝掉他們代表「民意」的虛偽外衣,人們只會看到他們在「與魔鬼交易」中的可鄙嘴臉。他們自視「民主自由」的「旗手」,卻在香港喪失憑靠後,出賣了靈魂,擁抱了深淵,甘心與謊言和陰謀共舞。

心懷野心政客得利港人埋單

陳方安生之流不會不知道美國打「香港牌」會危及國家主權安全、會危及香港的根本福祉,更不會不知道若將市民利益拱手相讓,會對香港造成多大的破壞。但他們仍然如此,更不惜扮演美國政治代理人的角色,替美國「制裁」香港、對抗中國搖旗吶喊,原因何在?

答案是政治野心。

陳方安生以「香港良心」自居,郭榮鏗以「法律鬥士」自詡,而羅冠聰、黃之鋒等人更以「年輕人代表」面目示眾。他們要麼想延續自己的影響力、要麼想做反對派的「造王者」、要麼想成為新的反對派大佬。美國政客正是利用他們各自的「慾望」和「弱點」,下達命令、鼓動對抗、煽動對立。

電影《無間道》有這麼一句經典對白: 「一將功成萬骨枯」。反對派的所作所為,正欲以香港市民的「枯骨」,去換取自己的「功成」。其言其行,是對港人的背叛、對市民利益的出賣。他們成功之時,也即「單獨關稅區」被取消之日;他們慶祝之日,也即「香港政策法」制裁香港之時。郭榮鏗三度「訪美」,完全成了美國利益的捍衛者,還好意思自稱「替港人發聲」;陳方安生完全坐在了外國勢力一邊,還好意思自詡「香港良心」。無怪乎網民們斥責: 「陳方安生不安生」、「郭榮鏗做美國大亨」!

香港早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直轄下的特別行政區,是在中央人民政府管理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政體。那些挾洋自重的反對派,總是不肯面對這一最基本的現實,還迷戀過去的一套,幻想把香港作為西方殖民地或者「飛地」。所幸,香港社會日益成熟,反對派這些表演,除了招來人們同仇敵愾的反感,沒能掀起多少波瀾。因為但凡有理性的人都知道,古往今來,凡與外部勢力勾結苟合的,都沒安什麼好心腸,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接下來,反對派或可繼續「外訪」、或可繼續向外國政要「告洋狀」,但要再想欺騙市民已無可能。那些不請自去的「說客」,已經露出了騙子、混子和棋子的本相,他們的家園在他方,他們和市民不在一條船上, 「歸去不來」才是他們最好的歸宿。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