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4日,星期一
首頁 / 龔之平評論專區 / 龔之平:國家主權安全是不可觸碰的政治底線

龔之平:國家主權安全是不可觸碰的政治底線

一個國家有一個國家的安全制度,一個地區也要有一個地區的規矩。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一國兩制」,但這不意味着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的原則問題上,可以另行「兩制」;更不意味着,香港的政客可以肆無忌憚地勾連外國勢力,罔顧「一國」。

上月底,反對派政客陳方安生、郭榮鏗、莫乃光三人赴美進行長達十一天的「訪問」。其間獲得美國副總統、眾議院議長、國家安全委員會高官、國務卿私人助理以及眾多美國政客的會見。綜觀其整個過程,公然邀美插手干預香港本地事務、叫囂排除中央政府的全面管治權、赤裸裸地迎合美國「遏華」策略,其態度之囂張、立場之親美、言論之荒謬,已到了無視國家主權原則、踐踏國家安全的極其危險地步。

然而,事例遠不僅如此,過去半年來,反對派最少八次派員「告洋狀」。從戴耀廷、陳文敏到郭榮鏗,從涂謹申、羅冠聰到周庭;地點從美國、英國再到歐盟,會見人物從官員、議員再到情報人員。本月中李柱銘、李卓人等又將再度赴美。短短數月,如此密集「外訪」,又豈是偶然?選擇在中美貿易戰事正酣、美國全面圍堵中國之際,反對派不僅毫無反思反倒全力迎合美國,其心可誅!

事實說明,外國勢力正在加緊對「一國兩制」的破壞、強化利用香港去達到牽制中國的策略,而反對派為求一己之私利,甘當美國「遏華亂港」的「馬前卒」。反對派的所作所為,已令國家主權安全面臨嚴重威脅,也令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遭受嚴重破壞,中央以及特區政府對此絕不會坐視不理。

「政治傀儡」與「遏華棋子」

回歸以來,反對派從未停止過到外國「唱衰」香港的行為。如果說以往還只是立場的表達、姿態遠大於實際的話,如今的反對派已經到了赤裸裸邀請外國勢力直接干預香港、全力配合西方反華勢力的地步。

從去年底公民黨與民主黨的一系列「訪美」行程開始,再到利用所謂的「研討會」、「聽證會」名義,以及在美國發表的各種攻擊「一國兩制」的言論,勾連外力的行為,已經出現質的變化。不再局限於「表達憂慮」、「希望支持」、「呼籲合作」的所謂言論表達,而是上升到赤裸裸地「要求介入」、「直接阻止」、「採取行動」的地步。不僅如此,整個反對派陣營在勾連外力的立場及行動均已呈現出「制度化」趨勢,由美方全程主導安排、由當局支付所有費用、獲外國勢力全方位扶持。去年的公民黨郭榮鏗、民主黨涂謹申如是,香港眾志的羅冠聰、周庭也如是。

而陳方安生、郭榮鏗、莫乃光三人此次行程,則是反對派這種勾連外國勢力「制度化」、「組織化」集大成的體現。從訪美第一天獲美副總統彭斯會面,再到其後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太地區高級官員,乃至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與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等政客會面等等,涵蓋美國涉華的幾乎所有機構與組織,如非獲得美方高層的授意、如非獲美官方的「精心安排」,又豈會有如此高的會見規格?問題在於,在中美貿易戰大環境下,在美國全方位圍堵中國的形勢下,美方如此高規格安排反對派訪美,又豈能安了好心?陳方安生明知如此,仍然積極配合,用心狠毒。這不僅是在「倒香港米」,更是在協助美國打「香港牌」。

一方面是勾連外力的「制度化」,另一方面則是言行的全面「美國化」。不論反對派以何種藉口「外訪」,但其唱衰香港、攻擊中央政府,已遠遠偏離了作為中國一個地方行政區議會成員所應有的立場與態度。在當地散布的所謂「全面扼殺香港『兩制』」、「香港人權自由受到前所未有威脅」、「逃犯移交是政治決定」言論,不僅與事實嚴重不符,更是站在美國當局的立場、以美國政客的話語體系去攻擊中央及特區政府;至於配合美國當局拿所謂的「香港政策法」去要挾、恐嚇香港市民,更無異於美國當局在港「政治代言人」。環顧世界,如此明目張膽出賣人民利益、破壞國家安全的劣行,是極其罕見的。

「香港良心」是「美國之音」

美國當局全方位安排香港反對派「訪美」,難道真的是反對派口中所說的「支持香港」?實際上,對美國政治稍有了解的人都可以知道,美國當局的一切言行都是服務於強化其本國利益的目的。美國不會做「賠錢的買賣」,花巨資邀請反對派政客,絕非只求一個「維護民主自由」的名聲。其真正目的,是要通過扶植香港反對派勢力,去達到分化香港社會、削弱特區政府管治能力、排除中央政府在香港的管治權,並由此來牽扯中央政府的精力、遏制中國的發展與崛起。

實際上,陳方安生等人此次獲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官員會見,這個組織並非普通的諮詢機構,而是美國政府討論和研究重大戰略決策的核心組織,也是美國發動戰爭、顛覆他國政權的「中樞大腦」。這麼一個組織, 「邀請」香港反對派訪美、「密室」會見,會有什麼結果?過去以及正在發生的事例告訴我們,這是美國顛覆他國政權的一種慣常手段,也是「顏色革命」的變種策略。

去年底美國媒體曝光,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曾秘密訪問美國,尋求實現政變計劃的支持。路透社當時援引消息稱,美國對委內瑞拉的強硬政策得到了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的推動。美國與瓜伊多進行了密切接觸,彭斯與他至少通話兩次。在第二次通話中,彭斯向瓜伊多保證: 「我們為你祈禱,美國與你同在。我們欣賞你的勇敢。」而在瓜伊多到美國與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會面後,便發生了「自封總統」的一幕,委內瑞拉也進入了空前的政局混亂。

此次陳方安生等人高調「訪美」的事實已說明,美國當局已不滿足於過去的對港策略,而是意圖提升香港在遏制中國的作用,而反對派是美方所能利用的「特別縱隊」。事實一再說明,所謂的「香港良心」,實是「美國之音」;所謂的「香港是我唯一的家」,實是「美國才是我唯一的老闆」!

「拆港人台」與「毀港人家」

維護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就是維護「一國兩制」與港人的根本利益;勾連外國勢力破壞「一國兩制」,也就是對香港的繁榮穩定與港人福祉的破壞。香港的反對派政客,莫以為投靠美國當局便可以獲得一時的政治能量、便能達到逐步「顛覆」「奪權」的目的。相反,恰恰違背了港人利益、違反了國家主權安全大原則,絕不可能有好下場。

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 「我們更要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在具體實踐中,必須牢固樹立『一國』意識,堅守『一國』原則,正確處理特別行政區和中央的關係。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

反對派赴美的有不少立法會議員,立法會議員本應是依法維護特區憲制秩序的重要政權力量,是促進和監督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共同造福香港市民的重要政權力量,也是弘揚愛國愛港精神,促進香港共擔歷史責任、共享發展榮光的重要政權力量。但反對派如今的所作所為,正正是對上述政治底線的踐踏,也是對自身憲制責任的背棄。甘於被美國利用,乞美插手干預香港事務,已遠非簡單的香港本地問題,已影響到了國家總體安全,也破壞了國家的主權與尊嚴,沒有任何一個主權國家會容忍這種行為。

歷史和現實都已證明, 「一國兩制」是對香港最好的制度安排,需要全體港人珍惜和維護。這是香港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定盤星」「壓艙石」,而反對派一系列「乞美干預香港」的惡行,無異於在拆港人的台、毀港人的家。他們或可逞一時之能,或可耀一時之威,但維護國家安全是一條不容妥協的紅線,反對派不要奢望中央及特區政府會有絲毫讓步。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曾指出: 「在國家安全問題上,沒有『兩制』之分,只有『一國』之責,在香港繁榮穩定和香港同胞的根本福祉上,沒有『左』『右』之分,只有守護之責。」反對派政客必須看清形勢,勾連外國勢力出賣港人利益、危害國家安全,是一條不歸之路,絕不可能獲得「善終」!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