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0日,星期四
首頁 / 港青快線 / 超誇張!繼「麥難民」,香港露宿者又開啟了「流浪天台」模式!

超誇張!繼「麥難民」,香港露宿者又開啟了「流浪天台」模式!

露宿者用木板搭成房間,旁邊放置梳化及旅行篋(資料圖片)

 

「當年,我是內地一間製衣廠的廠長,年薪過百萬,後來製衣廠倒閉,我到香港又找不到合適工作。自己曾經月入幾十萬,難道要去找月入一萬多的售貨員的工作嗎?」在桂林街一幢唐樓天台「流浪」一年多,年約50多歲的潘先生(化名)道出為何落魄的經歷。

繼「麥難民」(露宿便利店的人)之後,「流浪天台」露宿者湧現舊區。在露宿者重災區的深水埗,很多幢「三無大廈」的唐樓天台已被露宿者佔據,多名露宿者坦言,住天台因為貪其環境清靜又「有私隱」,將家當放置在唐樓梯間不怕被偷走。

惟樓下住客怨聲載道,直斥雜物阻礙梯間,到處有尿臭,更慘的是惹來鼠患。醫學界指出,老鼠是帶菌者,會傳播腸胃炎等疾病。

深水埗是露宿者重災區(資料圖片)

 

「起碼唔怕啲嘢畀人偷」

潘先生數年後用盡積蓄,加上婚姻失敗,只好找份工資低的工作,但因爛賭經常輸掉工資,後來露宿街頭。約一年前,與朋友搬到這裏,用木板搭成房間,旁邊放置梳化及旅行篋。

「這裏起碼不怕被人偷東西,沒什麼人經過。講真,不是好想面對人,寧願自己藏起來,過得一日是一日。」

與潘先生「共同進退」的鍾先生(化名)是一名癮君子,與記者交談時,他手上仍插着針筒。記者問他如何維生,他只說:「自己有辦法。」記者發現,天台梯間放有不少屬於他們的雜物,部分傳出尿臭。

同街另一幢唐樓天台,是另一「流浪天台客」、年約六旬的陳先生(化名)的「安樂窩」。

深水埗多幢「三無大廈」天台已被露宿者佔據(資料圖片)

 

陳原本露宿天橋,三年前某夜,與朋友流浪到這裏落戶。陳對記者坦言,通常會在梯間小便,偶爾也會大便。縱使曾被住客指罵,但由於天台業權不屬任何一位業主,他「無理咁多,一直住到依家。」

不過,住在五樓的女街坊直指自從有露宿者出沒後,梯間惡臭無比,曱甴、老鼠都多了,極之無奈。

在基隆街一幢「三無」唐樓的天台,記者亦發現一處有鐵板簷篷的暗角位,放置了被袋、紙箱,及幾件女性衣物。

去年底登記露宿者1256人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表示,「越來越多公眾地方『被封』,露宿者沒有地方睡覺棲身,被迫『上樓』(天台)」,他希望政府為露宿者提供更多保障。截至2018年11月底,已登記的露宿者人數為1256人,比2013年的780人,增加約61%。

資料來源:社會福利署露宿者電腦資料系統

醫學會前會長蔡堅指出,尿味惹來曱甴、老鼠,這些帶菌者會傳播疾病,若病菌沾到食物上,人進食後會感染腸胃炎。

霸天台住未必犯刑事

露宿者佔用私人的大廈天台居住,未必觸犯刑事條例。執業大律師陸偉雄表示,他們只在天台居住,並非偷竊、破壞或進行其他刑事罪案。

「露宿者唔係租客,佢哋無身份。故此,業主可以入稟土地審裁處『收樓』,要求佢哋離開天台。」不過,他認為,在露宿者當中,不少染有不良習慣,例如吸毒,故此,大廈住客可以報警指有人在天台吸毒,讓警方前來執法,這個做法,或可將他們趕走。

「鄰居」怎麼看?

什麼是「三無大廈」?

「三無大廈」是指一些沒有業主立案法團、居民組織及管理公司的住宅唐樓,以深水埗區為例,「三無大廈」約佔半數樓宇數目,其防火措施一直令人憂心。

由於缺乏法團,業主們要進行消防安全工程困難重重。所以消防處及屋宇署會把尚未成立業主立案法團的樓宇名單通知民政總署,以便協助呼籲業主成立法團。另外,消防處會在三無大廈招募「消防安全大使」及「樓宇消防安全特使」,以提升居民防火意識,並幫助協調日後進行與提升消防裝置及設備有關的工程。如有需要,由屋宇署委聘的支援服務隊,亦會提供進一步協助,包括協調大廈居民進行有關工程,及幫助申請合適的財政支援計劃等。

全港448「麥難民」 九龍西佔4成

露宿麥當勞的「麥難民」(資料圖片)

 

在「流浪天台」被開發之前,麥當勞是香港無家可歸者夜晚的歸宿。「麥難民」晚上會暫住全港109間24小時快餐店,當中以九龍西的「麥難民」最多,佔總數逾40%。社區組織協會日前發表的研究報告,估計在2018年底,全港共有448名「麥難民」,當中有72名是女性,數字較過去同類型調查有所增加。

該協會在去年11月初,走訪全港109間24小時快餐店,估計全港現時共有448名露宿者,在晚上會在24小時經營的快餐店宿一宵。該會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指出,越來越多露宿者逗留在快餐店,估計與政府近年封鎖天橋底、要求露宿者離去有關。此外,半數以上露宿者,屬於非健康正常人士,部分更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問題及濫用藥物,他呼籲,政府加強對露宿者的醫療外展服務。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