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0日,星期六
首頁 / 觀點 / 反對派新區選戰略就是欺騙選民

反對派新區選戰略就是欺騙選民

一向野心勃勃的區諾軒近日連番撰文,就反對派所謂「新區選戰略」指點江山,他的文章有兩個目的:一是要炮轟戴耀廷的「風雲計劃」,準確一點是「港獨版風雲計劃」,這個計劃在沒有部署、沒有資源、沒有協調之下,派出大批「港獨」分子出選多個選區,不但是紙上談兵、甘當炮灰,更嚴重影響反對派的選舉部署。區諾軒不斷撰文對「港獨版風雲計劃」冷嘲熱諷,某程度是代表反對派向戴耀廷說不,要他盡快收手,不要再影響反對派的選戰部署。

刻意「漂白」激進形象

二是要為反對派區選下指導棋,顯示自己作為反對派選舉「智將」的能力,繼而對戴耀廷取而代之。日前他又在《蘋果日報》撰文大談區選戰略,又引用毛澤東、又《孫子兵法》,繼而得出一個令人振聾發聵的戰略,就是「民主派各黨至少應該思量對手強弱、選區構成以及候選人特質服務地區,派專業人士到中產區、派年輕人長年耕耘公屋區。」這不是廢話嗎?誰都知道區選就是以己之長攻敵之短,區諾軒的戰略誰都知道,包括反對派一眾大佬,但問題是人選、資源何來?加上反對派一向輕視地區工作、忽視地區議題,在地區上缺乏經營,這些才是反對派在區選弱勢的主因,區諾軒以為自己發現了新大陸,確實不負「智將」之名。

區諾軒的意見當然不值一提,但這不代表反對派在區選上是無所作為,恰恰相反,汲取了以往在區選上的弱勢,汲取了之前幾場補選的失敗經驗,反對派其實也在調整區選策略、地區工作策略,在這次油尖旺區會大南區補選更加清楚看到反對派最新的區選戰略。

由於當區議員莊永燦病逝,當局將於3月24日舉行補選填補議席,由莊永燦徒弟、經民聯的李思敏與反對派推薦的「社區前進」李國權競逐。本來,這是一場傳統意義上的建制派與反對派對決。如果是以往,身為激進社運分子一員的李國權,肯定會大打所謂抗爭牌,將地區問題、社區議題政治化,繼而全力政治攻訐對手,並且不斷挑動地區上的政治氣氛,而李國權也會強調其「佔中」、社運、激進背景,就如以往的「人民力量」、「社民連」一樣。然而,這次反對派的選舉部署卻大不一樣。

首先在個人形象上,李國權不再以「佔中」分子包裝,相反外表打扮斯文,一副社區文青的樣子,更加大力標榜其社工身份。在選舉議題上,幾乎清一色是地區議題、民生事項,如果將其名字掩去,隨時令人誤以為有關候選人代表的是建制派。在選舉單張上,宣傳的不是抗爭、政治,而是「扎根地區」、重視民生、「社區充權」等等,這些都是十分的不反對派,也與李國權的背景不同。

李國權是一名激進社運青年,這不是別人說,而是他自己承認,李國權在2016年接受網媒專訪時透露,自己是邊緣青年,生活相當頹廢,在中學會考後曾經做清潔、收銀員、藥房、餐廳和網吧,但每一份工作都不長久。「夜晚就由旺角飛單車去到尖沙咀碼頭,識吓女仔,嗰時都唔知自己想點。」

2014年非法「佔中」爆發, 「廢青」李國權亦有參與,更聲言這是他「人生重要一章」。當時金鐘清場,他就企圖做騷,聲稱要坐着等待被捕。他又揚言被捕不是愚蠢行為,而是具有很重要的象徵意義云云。

扮關心社區騙選票

「佔中」失敗之後,李國權也沒有關心過社區,而是在2016年與其餘17個社工組成「社福同行」參加選委會選舉,企圖在特首選舉中成為「造王者」,但最終李國權又落選而回。在政治路上跌跌碰碰之後,突然又加入了由工黨前主席胡穗珊創立的「社區前進」,並且投入了大南的地區工作為之後的參選做準備。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看,李國權都是熱衷於搞政治多於服務地區。但何以在補選期間,他的形象卻一百八十度轉變,變得官仔骨骨,變得不談抗爭、不談政治,形象變得溫和溫情,連「佔中」經歷都不多說?這顯然是出於選舉策略需要,這也是反對派一種新的區選策略,就是故意淡化政治,主打地區事務,相反對於政治議題盡量迴避,目的是要保住反對派基本盤之外,吸納一些中間甚至是「淺藍」票源。

為此,反對派的候選人不能再如以往般打正旗號打政治牌、抗爭牌、對抗牌,更不能派出一班「社運憤青」面目的候選人。原因是在上屆區議會選舉,大班「佔中」分子、「傘後組織」成員大舉落區,以為可以渾水摸魚,結果卻一敗塗地。再加上之前兩次九龍西補選,不論是姚松炎、李卓仁打政治牌,最終卻落敗而回,這些都令反對派反省選舉戰略。

但問題是,反對派候選人都是這樣的背景,都是一班激進憤青,區諾軒說得容易,什麼「派專業人士到中產區、派年輕人長年耕耘公屋區」,但人從何來?所以,反對派的戰略就是派出同一班候選人,但卻採取喬裝打扮,將候選人「漂白洗底」,掩飾他們以往的政治立場及經歷,掩飾他們的背景,再將他們包裝成不講政治的社區工作者,目的就是為了騙取選票,在區議會選舉上實現反攻,出發點是為了議席而不是為了社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