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2日,星期五
首頁 / 觀點 / 時評│一個國家一種命運 攻擊憲法地位乃自欺欺人

時評│一個國家一種命運 攻擊憲法地位乃自欺欺人

 

香港回歸祖國後,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也就納入了國家憲法制度體系。圖為北京一書店

文:洪雅南

「一個國家、一部憲法、一種命運」(One Country, One Constitution, One Destiny),這句刻在美國費城憲法博物館大廳牆壁上的,是西方著名政治家韋伯斯特(Daniel Webster)的名言,也是構成現代西方憲制的重要基礎。但香港法律界總有個別自視高人一等的「藍血人」,總要揣着明白裝糊塗,刻意誤導公眾,為了一己政見之私,損害香港的長遠利益。

昨日(8日),香港特區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在一個論壇上大發謬論,聲稱全國人大常委會「沒有主動釋法(基本法)的權力」、釋法會給香港法治帶來「長期傷害」云云,顛倒黑白,毫無邏輯,讓人摸不著頭腦。

1947年出生於香港的巴基斯坦裔法官包致金,沒有理由不知道,香港回歸前的情況;也沒有理由不知道,在正常情況下,全國性法律應該適用於該國的所有領土,基本法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性法律,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而不是由香港自行制定;基本法首先是中國的基本法,是姓「中」,是中國的法律組成部分。

美國不少建築均刻有「一個國家、一部憲法、一種命運」的名言

 

全國人大在通過香港基本法的時候,已經把有關「一國」的全國性法律實施於香港。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又根據需要進行釋法,完全合情合理合法,這也是中國恢復行使香港主權在法律上的重要表現。

回歸21年來,由於部分法律界人士的不作為、甚至惡意誤導,試圖讓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導致社會上一度彌漫著一股重「兩制」輕「一國」的歪風,近年一些問題如「港獨」等,或多或少與沒能正確認識憲法與基本法的關係有關。

包致金昨日的謬論看似是邏輯混亂,但稍微想想就明白,以其學識身份,不可能連西方「一個國家、一部憲法」基本法律常識也欠奉。包致金的言論實質上就是本港部分反對派的心態,就是不願意承認國家的憲制權力,一直把本港視作獨立政治實體的陰暗心態,是故意扭曲「一國兩制」和自欺欺人的作法。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