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4日,星期日
首頁 / 觀點 / 關昭:始作俑者豈可卸膊

關昭:始作俑者豈可卸膊

「佔中」策劃者之一的陳健民,一再把責任推到學生身上,企圖藉此減輕自己的罪責,其無恥及低能的程度實在令人不齒。

按照陳健民的說法,他們在「佔中」開始不久已經失去話語權,佔或不佔、何時結束,已不到他和戴耀廷、朱耀民三人話事,云云。

此一說法,可能屬實。因為「佔中」發生後,一批激進青年和學生加入,不惜以暴力對抗,他們甚至連普選特首和人大「八.三一」決定是什麼一回事也不甚了了,只知佔領和對抗,完全沒有想過後果和責任問題。

但是,儘管如此,陳健民等三人發動違法「佔中」的責任就可以推得一乾二淨了嗎?

事實是,不管「佔中」行動後來是否由三人話事、控制,三人當日一手鼓動、發起、推行「佔中」的責任是跳入維港也水洗不清的,沒有他們的大力煽惑,不可能有大批青年學生的集結,以至最終發展到失控的地步。所謂「始作俑者,其無後乎」,陳健民企圖以事件的後續發展來掩蓋策劃者自始至終都不可推卸的責任,是不可能得逞的。

同樣,在陳健民等人要求下,一名中大學者宣稱,根據其所作一項調查, 「佔中」參與者九成是為了「保障香港的自由」,只有百分之六點五是響應所謂「三子」的號召,云云。

這一問卷調查,一來只接觸了一千二百人,只是「佔中」人數的一小部分,二來,即使答案屬實,人們也要問一句,是誰把「佔中」說成是維護港人的自由,或者誤導參與者相信「佔中」就是為了保障自由?更何況,參與者相信什麼是一回事,陳健民等三人必須負上策劃「佔中」的責任又是一回事,以參與者的選擇來「證明」陳健民等三人對「佔中」毋須負責,是本末倒置和令人難以信服的。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