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3 月 30 2020
首頁 / 即時 / 劉小麗工黨「假結婚」沒有好下場

劉小麗工黨「假結婚」沒有好下場

 

工黨昨日舉行「特別黨員大會」,通過支持劉小麗以工黨名義參加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此舉早為公眾所料,不過是「走過場」的形式需要,其背後有兩個目的:第一,製造劉小麗得到「民主派」支持的假象,以欺騙選民;第二,替李卓人以「Plan B」身份參選製造必要的藉口。說得更白一些,這是「泛民」幕後政治勢力自編自導自演的一場「政治聯姻」,上欺選民、下欺選委會,是赤裸裸的「假結婚」。然而,劉小麗要「嫁」予年長自己近二十歲的「老人」李卓人,被DQ後還要陪上「議席嫁妝」,不會有好下場,她勢將成為「泛民」幕後大佬的又一「遺棄物」。

「嫁」年長二十歲的李卓人

據昨日工黨新聞稿指,特別黨員大會大比數通過兩項「決議」:第一,推薦劉小麗參加九龍西補選;第二,如劉小麗因任何原因未能確認參選,或在提名期截止前的若干時間未能確認參選資格,執行委員會將推薦另一人參加補選。這兩個「決議」與其說是「經民主投票」的結果,不如說是「密室操控」的劇本。

獲工黨支持,理應感到高興才對。但全程記者會,沒看到劉小麗露出一丁點笑容。實際上,劉小麗心知肚明,她自己「政制自決」的立場,以及種種「港獨」言論,是不可能過得了選舉主任這一關,縱使可以披上工黨的衣服,最終必會被DQ。然而,她又無法自主自己的政治命運,既不能選擇競選策略,又不能選擇接替者,一切都要聽從幕後的政治勢力。

因此,她如今的所做的一切,更像是「賣身」予李卓人,但又不能將這種政治本質說得太露骨,因此按「劇本」要求,將理由說得盡可能冠冕堂皇。例如,聲稱自己和工黨在民生、勞工和安老等議題立場一致,雙方集結力量能更有效推動議題。包括自己在立法會內曾與工黨張超雄合作云云。但她同時承認,現時選舉氣氛「不足夠」,她未來會舉行遊行、集會和擺設街站等,希望與「民主派」一起凝聚選舉氣氛。

劉小麗的「無奈」,實際上可以從工黨主席郭永健的言論得到側證。當郭永健被問到這是否以選舉為目的的「政治婚姻」時,強調「劉小麗加入工黨並非偶然,劉小麗和工黨過去一直就不同議題合作無間,理念相近,而左翼力量亦須團結,為工人打拚。」云云。這段話和劉小麗的言論,幾乎一模一樣。然而,劉小麗和工黨真的有那麼多「共同點」與「合作歷史」?只要稍微對香港政治有些瞭解的人,都會知道,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劉小麗「出道」至今,一直以「自決派」示人,從來不願與傳統「泛民」扯上關係。即便僥倖進入立法會,也一直與其他「自決派」走得更近,所謂與工黨的合作,不過是立法會內的程序合作。但她無法選擇「自決派」作為「Plan B」人選,也沒有選擇民協的馮檢基,根本原因在於,在幕後操縱她的政治勢力深知,「自決」立場必會被DQ,只能選擇一個看上去「溫和」的傳統「泛民」人選;而李卓人2016年立法會選舉被「雷動計劃」劈中「落選」,幕後勢力「欠他一個人情」。於是才會有現在這一齣李卓人新界西「空降」九龍西的政治鬧劇。

幕後大佬隨時丟棄的「玩偶」

所以,昨日工黨的記者會,表面上是替劉小麗「正名」,實際上是在為李卓人「加冕」。而如果回顧過去一年多來的事實,從被推舉出來參選立法會,到被要求以「自決」立場宣誓;再到被DQ後立即提出上訴、其後撤回上訴;以及「泛民」「初選」的「內定」與「Plan B」人選的荒謬,等等。一路走來,劉小麗應當會感到,自己不過是幕後勢力的一個「玩偶」。所謂的「民主派」,不過是「亂港四人幫」的操控的棋子而已。

劉小麗和工黨「聯姻」,「嫁」予年長近二十歲的「老人」李卓人,這樣的操弄,是對民主二字的侮辱,何嘗不是對劉小麗這類曾經的「政治素人」的諷刺。沒有真正的愛情,被「民主派家長」強硬要求之下的「假結婚」,會有好下場嗎?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