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0日,星期日
首頁 / 編輯推介 / 少女被結婚 求職變求救

少女被結婚 求職變求救

21歲少女(中)講述誤墮求職陷阱的經過。左為宋兆堅,右為唐賡堯。

 

本港出現集團經營「被結婚」新型騙案。工聯會揭露,一名21歲少女求職化妝學徒時,被遊說轉任「薪高職優」的內地婚禮司儀,並提供免費職前培訓。在港「培訓」一周後,她和多名女同學被送往福建省福州市「實習結緡過程」,結果被自稱「背景很大」的「導師」哄騙下和陌生年輕男子「演練」全套結婚手續,包括在「導師」指導下「矇查查」點頭和簽名。少女回港後感不妥,調查後發現自己在內地結婚記錄確實為「已婚」,於是向兩地警方報案求助。工聯會指現時暫未知有多少女性受騙,在不知情下變成「已婚人士」,呼籲有同樣經歷者與工聯會聯繫。

女事主表示,她在5月下旬在facebook上看到招聘化妝學徒的信息,月薪12,000元至13,000元,毋須經驗,並提供免費在職培訓,於是網上提交申請。

面試取走證件兩小時

6月中旬接到面試通知,在旺角一間咖啡店見工,須攜帶身份證和回鄉證。面試時,對方要求她填寫入職申請表時,取去她的身份證和回鄉證交給助手帶走,聲稱取去影印。

女事主續說,兩小時「面試」期間,對方表示願意聘請她,但遊說她轉任需回內地工作的「婚禮司儀」,指可收取高額佣金及待遇更高,且平時不用上班,不過需先完成免費的培訓課程,並需返內地實習及參加考試,考試及格方能獲聘。

女事主見全程「免費」,且被「婚禮司儀」優厚待遇吸引,遂一口答允。面試結束後,對方才歸還她的身份證和回鄉證。

其後女事主和四五名同樣獲聘的女學生一起在旺角某寫字樓上課一周,學習主持婚禮等事項。

其間曾被「導師」帶至附近某律師樓,說要瞭解返內地結婚的手續。事主稍覺不妥,說要致電母親問下,結果「導師」又說不用麻煩了,將她帶返「課堂」。懷疑此時有人以假冒簽名的方法,利用事主早前提交的身份證副本辦理了內地「申請結婚登記聲明書」。

「導師」帶往福州「實習結婚」

上課一周後進入「實習」和「考試」期,「導師」帶她和同學乘火車到達福建福州,被安排入住無須登記身份資料的桑拿中心。「導師」指會分別安排她們體驗結婚程序,以加深她們對兩地婚姻的瞭解,並以她們表現作為「考試」成績。

「導師」又勸她們無須擔心,這些程序是「實習體驗」,不會有記錄。又自稱他們集團「背景很大」、「與市長有關係」,哪怕真留下結婚記錄也能隨時註銷。她的同學中有人起疑,但亦有人積極響應。

第二天,女事主在「導師」陪同下,與一名陌生男子到福州市民服務中心進行了全套結婚手續。因她對當地方言不通,在「導師」指導下「矇查查」點頭和簽名。「導師」隨即叫她回港等通知。

返港後報警 揭「真的結婚了」

女事主回港後和同學聯繫,一名同學告訴她發覺是被騙返內地結婚,並已報警。女事主在親友陪同下返福州查詢,發現自己在內地真的已有婚姻記錄,男方是福州市一名陌生男子。

女事主於是分別在內地和香港報警,並向工聯會求助,由工聯會內地分會跟進事件。

知道「被結婚」後,女事主情緒深受困擾,痛哭十餘場。而今次她勇敢揭露自身經歷,是希望引起涉世未深的少女有所警惕,亦希望兩地警方能盡快破案,將騙徒繩之以法。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