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8日,星期日
首頁 / 焦點 / 街藝轉擾尖沙咀 眾籲政府嚴規管

街藝轉擾尖沙咀 眾籲政府嚴規管

政府上月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區,菜街歌舞從此成絕響。惟部份「旺角大媽」歌舞團轉移陣地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繼續表演。

 

旺角「殺街」移師天星碼頭 噪音 阻街 爭吵 收打賞

政府取消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區,菜街歌舞從此成絕響。惟部分旺角的歌舞團轉移陣地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繼續表演,製造近90分貝的噪音兼阻街,昨日更有原本在尖沙咀的表演者與從旺角過來的歌舞團藝人發生爭吵,一度需要警員到場調停。有商戶不滿噪音擾民,影響生意,亦有市民批評有些表演者的行徑影響香港國際形象,要求政府加強執法規管。

昨日是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殺街」後首個周末,過去在菜街的表演者,不少轉戰天星碼頭繼續演唱。現場所見,約有四個至五個疑似旺角歌舞團在下午3時起陸續抵達,帶備揚聲器和電子琴等樂器,霸佔天星小輪出入口處有蓋地,繼續高唱「金曲」。

表演爭場爆口角 警員介入息爭執

記者使用手機軟件實測音量,多個歌舞團表演攤檔都測得近90分貝高聲浪,有途經的小朋友以手指塞耳,表情無奈。

原本在菜街表演的「玲玲」,「殺街」後轉到天星碼頭繼續演出,間中獲年長男觀眾上前握手「打賞」。她在演出期間兩度被警員打斷,指接獲市民投訴聲浪過大,超過特定分貝,亦有人指他們的表演位置阻塞天星小輪出口,要求他們搬離。「玲玲」其後將擴音機的音量收細,表示會堅持演唱至10時。

此外,有小提琴表演者不滿歌舞團檔攤太近,雙方發生口角,要由警員介入,最終他們聽從警員指示,搬往附近另一位置。

有附近飲品店職員表示,「殺街」前已有歌舞團到天星碼頭擺檔「試水溫」,「殺街」後人數大幅增加,「以前都係後生仔表演,得一兩檔,音量不大,大家亦有傾有講,但現在後生仔無晒,歌舞團反而有三隊以上。」

她不滿歌舞團產生巨大噪音兼阻街,擔心影響生意。她並認為,政府「殺街」治標不治本,表演者只會另覓地方繼續表演,將噪音帶到該區,根本沒有解決過問題。

8月4日,表演者擅長唱跳,樂在其中。是次為香港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取消後,表演者將表演場地轉移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繼續表演。中新社

 

違規賣藝收打賞 繳租商販表不滿

有位於天星碼頭的報攤商販表示,這些表演者大約在下午5點至6點陸續到達,每晚都會搶佔位置,甚至大聲爭執,擾人清靜。她又質疑,為何表演者能光明正大地收取小費,認為對周邊商戶十分不公平,「我們都有按時繳付租金,有些甚至要付十幾萬租金一個月。」她希望政府早日規管這些街頭表演者,還他們一個舒服及公平的遊客區。

今年17歲的曾先生,在街頭演唱近三個月,偶然會到天星碼頭表演,直至晚上9時結束。他指該區的表演者以年輕人為主,攤檔為數不多,聲浪可接受,但近日警方執法明顯加強,常常提醒收細音量。他擔心旺角表演者到來後會鬥大聲,影響表演環境。

在附近文化中心海濱長廊一帶,表演者的音量亦顯然較小,現場張貼了告示,規定表演者不得發出噪音及收取打賞。在菜街唱歌十多年的「華欣」表示,文化中心一帶規定不能收取打賞,估計對旺角歌舞團吸引力較小。她強調自己為興趣而演唱,即使沒有打賞亦不介意。

在菜街表演了三年多的「梅妹Lady GaGa」,昨晚首次到達尖沙咀海濱長廊。她形容,地方非常空曠,又臨近海邊,不用擔心會騷擾民居。她認為,市民大眾對他們的表演感到厭惡,源自於近年旺角有害群之馬,不但表演質素差劣,更互相鬥大聲。她建議政府應該推出措施規管表演者,不單要限制表演音量,亦要規管他們賺取小費的行為。

記者 岑志剛 嚴杏意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