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首頁 / 焦點 / 中企處末端無定價權 一部iPhone中國只賺8.46美元

中企處末端無定價權 一部iPhone中國只賺8.46美元

 

一雙出口價格為3元人民幣的襪子,在美國售價達3美元,兩者相差近7倍,利潤幾乎都被美國企業拿走了。浙江襪業從業者告訴記者:「貿易順差逆差這樣的專業詞彙我不懂,但一雙襪子的利潤被誰拿走,我看得清清楚楚。」長期以來,處於全球價值鏈上的低端位置,讓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儘管實際獲利有限,但帳面數字卻大大增加。

「對我們棉襪製造出口企業來說,這些年襪子的採購定價權一直在美國企業手上,近五年隨著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的增加,襪子的採購價格竟然還降低了20%,企業利潤一年不如一年。」浙江襪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趙茄兵告訴記者,作為Nike、New Balance、Under Armour等多家美國運動品牌的棉襪供應商,浙江襪業有限公司從1989年就開始從事襪子的外貿出口,2017年出口額為5000多萬美元,其中大部分都進入美國市場。

中企把「漲價」吞進肚子裏

「事實上,由於襪子製造產業的人均產值太低(不到10萬元人民幣),美國很早就把棉襪的製造端放到了原材料和勞動力成本都更加低廉的中國。」以浙江襪業有限公司所處的諸暨市大唐鎮為例,這個被譽為「中國襪業之鄉」的小鎮集聚了10000多家相關企業,2017年共生產銷售了250億雙襪子,佔全球產量的三分之一。

然而,即使擁有無可比擬的產業鏈,大部分企業仍沒有對採購價的談判能力。「對方開什麼價格,就只能接受什麼價格,不然訂單明年就不是你的了。」在這樣的背景下,據大唐鎮工作人員透露,企業做代加工的平均利潤只有5%-8%,遠不如美國進口商和零售商的利潤豐厚。

「現在原材料、人工成本都漲得特別快,2000年左右工人工資才一千多,現在至少也要三四千。」趙茄兵坦言,他們也與美國採購商提及成本上漲帶來的壓力,但對方就問你一句「那你還做不做」,就只能把「漲價」的建議又吞進肚子裏。

另一方面,這些襪子在美國的零售價格卻每年都略有上漲。「貿易順差逆差這樣的專業詞彙我不懂,但一雙襪子的利潤被誰拿走,我卻看得清清楚楚。」大唐鎮某襪企總經理得知記者在做相關採訪,特意發來這條短信。「那些大的國際品牌,隔一段時間都會以成本上漲為理由,上調零售價格,但這些紅利並沒有惠及中國的製造商,而是被美國企業攫取了,中國製造商則是有苦難言。」

處價值鏈高端 美享利益順差

長期以來,處於全球價值鏈上的低端位置,讓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儘管實際獲利有限,但帳面數字卻大大增加。據中方統計,2017年,中國貨物貿易順差的61%來自加工貿易。以中國出口的紡織服裝、鞋帽等商品為例,美國進口商和零售商獲益佔到商品整體利潤的90%。像紡織業的案例還很多,比如電子類產品對美順差較大,蘋果手機在鄭州生產、戴爾電腦在上海組裝、波音飛機在天津噴漆等等,美企拿走了附加值大部分。

貿易順差反映在中國,但利益順差在美國。最大的受益者無疑是美國人。牛津經濟研究院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商品出口到美國,中美貿易可幫助年平均收入為5.65萬美元的典型美國家庭一年節省850美元以上。

「事實上,那些大型的美國跨國企業,他們先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幫他們製造出成本低廉的商品,然後貼上品牌標籤,以十倍甚至更多的價格,再賣回中國市場,攫取了巨額的利潤,最後再反咬一口,說他們『在貿易等方面受到不公平待遇』,這不是『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嗎?」浙江工商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張旭昆氣憤地對記者坦言。

一部iPhone 中國只賺8.46美元

特朗普發動貿易戰最主要的指控有三點:一、中美之間有巨大的貿易逆差,美國吃虧了;二、中國通過合資企業正在竊取美國的專利,讓美國不賺錢了;三、中國還正在拚命扶植自己的企業與美國競爭,搶美國飯碗了。

可在美國CBS新聞網最近刊登的一篇報道中,三位來自美國名校的學者卻並不這麼認為:「因為中國大陸每出口一個iPhone給美國,只收入8.46美元。」

三位美國學者說:長期以來,我們在審視中美貿易的關係時,慣例是拿從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的總價值去計算中美間的貿易逆差。比如一個在中國完成組裝,然後運往美國的出廠價為240美元的iPhone蘋果手機,商務部門會將這240美元的出廠價直接算入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中去。

如此計算的話,去年一年美國僅在iPhone 7和iPhone 7Plus這兩款蘋果手機上就與中國有了157億美元的「貿易逆差」。

可實際上,這最主要部分是進入了美國蘋果公司以及日本一些高科技企業的腰包。而中國大陸賺取的只有區區8.46美元,即整個出廠價的3.6%!

三位學者解釋說,因為中國大陸在蘋果手機整個全球化的生產鏈條中,所處的是較為低端的「組裝環節」,附加值很低。「這便是為何與中國打貿易戰根本是無意義的」,三位美國專家總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