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星期二
首頁 / 觀點 / 屈穎妍:做了十四年天才

屈穎妍:做了十四年天才

天才,是一世的,至少都半生,未聽過,只得十四年。

但這名字,我一說,你就會明白,一定認同,他是個十四年的天才,橫空而出,光芒四射,然後,停留在最美麗的一刻,流芳百世。

他,黃家駒,前幾天,是他逝世25周年。

如果說, 「有中國人的地方就知道鄧麗君」是上一代的形容,那麼,「有中國人的地方都懂得唱海闊天空」會是今日寫照,說老實,豈止中國人, 我已不只一次聽到老外把Beyond的歌唱得有板有眼。

七一回歸日,軍營開放,文藝表演節目中就有解放軍獻唱Beyond歌曲,而且是廣東話版本。其實這些年我遊走神州,發現很多內地年輕人都是Beyond粉絲,他們明明不懂粵語,卻能把原汁原味的廣東歌唱出來,家駒音樂中推崇的包容與大愛,在流傳的音符間表露無遺。

黃家駒小時候家境貧苦,一家七口住在三百呎小單位,他排行第四,從沒機會接受正規音樂訓練。

家駒17歲才第一次接觸結他,人生第一把結他是垃圾堆撿來的,他原本想把結他送給朋友,朋友嫌破舊,於是家駒自己留下,結果一彈便愛上。

由17歲到離世那年31歲,家駒用14年展現了天才本色,他是香港少有的曲、詞、彈、唱樣樣精通的唱作人,每首歌堅持自己原創,難得的是,作品不單跨國界,也跨年代,今日香港由60 後到00 後, 幾乎都能對Beyond的歌琅琅上口。

我有幸,跟家駒有過「一場戲」之緣。1991年,Beyond拍了齣電影《Beyond日記之莫欺少年窮》,我是該片的助理製片,有一場戲因為涉及我負責的贊助商,所以戲拍了一個通宵,我跟Beyond相處了一個通宵。

大明星原來很謙卑,禮貌周周沒架子更不耍大牌,臨走時家駒還不忘問句: 「天光喇,一個女仔有冇人送你返屋企呀?」我們這類小角色大家從來不屑一顧,家駒的一句關心證明他的眼睛不是仰望權貴。

Beyond成員私下喊家駒做「黃伯」,因為他年紀輕輕就像個伯伯一樣,話多,什麼都管,更愛說人生哲理,如他的歌。

十四年天才橫溢,廿五年後音符仍能唱進十三億人心坎,黃家駒,一個年輕傳奇,告訴大家,誰說香港沒機會,有才,就有飛躍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