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首頁 / 生活 / 筆下留情|從世界盃看歐洲式民主

筆下留情|從世界盃看歐洲式民主

文|蕭雪樺

足球是世界上影響力最強大的運動,正在主辦世界盃的國際足球總會(FIFA)主辦各種世界賽事,牽涉的權力、財力,用「可以敵國」來形容並不足夠。它是另一個聯合國,從中可以窺見世情變化。

聯合國有197國成員國,國際足聯則有211個會員協會,成員比聯合國還多。它的成員主要以國家為單位,但有些國家由於歷史特權,可以用多個名義參與,例如英國(聯合王國)下的三個王國英格蘭、蘇格蘭、威爾士都是成員。

現代足球起源於歐洲,歐洲人在國際足聯的地位超然是顯而易見的。它自1904年成立至今的九任會長,除了著名的巴西人夏維蘭治之外,都是歐洲人。這並不是因為歐洲的會員數佔多之故,而是實力使然。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32強中,歐洲隊佔14支,有十隊的世界排名在前20位。歐洲足球之強大,可見一斑。

以目前計算,國際足總下面六個以洲劃分的足協中,歐洲足協的成員最多,有55個。亞洲足協有47個成員,不比歐洲少很多,但足球水平差距巨大。南美洲足協只有十個會員,成員最少,卻是平均水平最高的。

從成員數字去看,歐洲足協的變化很大。1954年成立時,只有25個成員協會。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不久,成員數量反映了歐洲在戰後形成的權力新格局。64年過去,成員數增加到55個,增加了一倍有多。有人說,歐洲的歷史是不斷分裂的歷史。25到55之變就是這樣形成的,最新加入的是從南斯拉夫分離出去的科索沃,還有西班牙被英國佔領了的直布羅陀。

分裂之下形成的都是所謂民族國家,是歐洲十九、二十世紀主導的民族自決概念和實踐,追求的是國家成員要效忠共同的價值、歷史、文化、語言、宗教。現實世界卻是多元的,什麼都同一的社會根本不存在。可是在歐洲,卻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不斷驅動這種朝着單元理想國發展的分裂。西班牙的「巴塞」可稱為世界最受歡迎的球隊,它所在的加泰隆尼亞就不斷追求成立自己的國家。

這股力量就是歐洲式民主的力量。這種民主用數學作決定,看似非常科學,即誰的選票多就是贏家,少數須服從多數,從另一角度來看則是「多數決定少數」。如果要作出決定的議題經常變化,也不具備原則意義,譬如要吃乾炒牛河還是肉絲炒麵,「多數決定少數」無傷大雅。但若少數是永久的少數,因為民族、宗教等問題永遠居於屈從地位,而所有涉及重大原則的議題都由「多數決定少數」,就不是長遠之計。

這根本是反「民主」的。為了追求「民主」,歐洲的分裂不斷進行,即使合了也要分,例如蘇聯一夜之間就分崩離析了。南斯拉夫分裂為八個獨立國和自治省,其中塞爾維亞打入了俄羅斯世界盃。

足球為什麼在歐洲特別熾熱?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足球最能刺激起對某個球會、某個國家的亢奮認同感。世界盃可以說是最能煽動民族主義、民粹主義情緒的運動,有人甚至說這是文明社會沒有硝煙的戰爭。的確,對陣雙方球迷穿上統一服飾,搖旗擊鼓,揮拳吶喊,何異於兩軍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