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5日,星期一
首頁 / 香港中樂 / 冀大館成民間文化新契機

冀大館成民間文化新契機

大館活化成功並投入使用,令各界歡欣鼓舞。作為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保育活化項目,社會對大館未來功能的期待也非常之高。在本港文化發展的現實環境中,投入使用的大館不能夠僅僅是一座新的表演場地或展覽館,如何讓它與民間文化、社區精神、草根創意相結合並帶來新契機,或許是更加合乎民眾預期的呈現方式。

不久前,大館開幕了,萬眾歡騰。從歷史建築到活化後的新平台、新場地,大館給香港人帶來了期待、希望和夢想。當它正式投入使用時,社會將賦予它何種意義,才更值得思考和討論。

 

記錄香港社會發展

建築保育、利益博弈、輿論鬥爭、相互叫陣、集體回憶的興起和失落,已經成為近年來歷史記憶維護或祛除的互動模式。僅以港島為例,從皇都戲院到堅尼地道的佑寧堂,如何思考歷史建築在城市發展中的地位和意義、如何在歷史實體中強化新的在地意識與本土精神,是不少長年投入保育事業人士關注的話題。大館,至少在建築保育層面,是少有的成功項目。一方面,一些早期涉及大館的活化發展方案,因為有改變歷史原貌和過度商業化的憂慮而被擱置;另一方面,作為曾經的香港警署、監獄建築,大館在記錄香港社會發展史的功能上價值頗大,因而令社會給予了非常高的關注。

在早期討論有關大館未來活化方案和功能的過程中,市民團體起到非常關鍵和重要的作用。他們集結自己的觀察、智慧和心力,透過專業人士評估,對各種各樣的活化計劃進行全面評估,提出自己的意見。而在活化整修的過程中,市民團體也同樣給予了高度關注。可以說,大館的開放,是在民間社會的矚目中完成的。

這便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人們對集體回憶和歷史價值的追尋,在情感深處是展現對土地的愛和執着。有人對「集體回憶」的概念不以為然,認為「你的回憶並非我的回憶,所以不能用『集體』一詞去概括。」這種看法顯然有失公允。集體回憶並非個體回憶的疊加,而是對過往社群生活的整理與呈現。因此,集體回憶的最大價值乃是對生活方式的探討,而非僅僅去復古或保留舊有的建築、產業。講得再具體一點,集體回憶其實就是探討過往時代的生活中,人與人是怎樣互動。因此,活化之後的大館,若真要發揮出它的最大功能,則是要立足在互動上,讓集體回憶的價值呈現在這座保育建築中。

 

讓民間草根獲機會

相當程度上,未來的大館將成為新的藝術場地,而與藝術活動相關的城市售票網絡也將大館納入到其體系中。如未來的大館僅僅只是一個新增加的藝術場地,那麼就顯得太過單一了。從尖沙咀的文化中心,到西九、到港九新界的諸多各大劇場,香港真是一個缺乏表演場地的城市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為何人們總是抱怨香港的人文空間不夠?

長期以來,香港是一個崇尚專業和學院派的城市。這種思維延伸到文化藝術領域,帶來的一個直接結果是:立足於藝術表演且專業化的藝術團體和個人,能夠在香港獲得更多、更大的資源。這種思維帶來兩個非常深遠的影響,首先是在公共資源的分配上,已成名或具有水準地位的藝術團體能獲得更多優待;其次是表演或展示藝術精英化,與社會民間文化之間的距離愈來愈遠。

在一個社會中,當精英和大眾擁有的是兩套完全不同的文化體系時,某種程度上是社會斷裂的象徵。具體而言,我們在評述香港文化時,話語對象究竟為何?不少人將香港文化視為經典的文學、分佈在中上環的畫廊、硬體設備先進的各類表演場地、令人稱羨的知名藝術家和藝術團體。毫無疑問,這些元素是構成香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我們不能夠對市民社會、社區生活、草根體系中的文化視而不見。因為恰恰是市民社會、社區生活、草根體系,在影響最多數量的、日常為生活奔波忙碌的香港人。

市民社會、社區生活、草根體系的活躍,是公民社會完善與進步的符號,也是讓整個社會結構更加合理、更加公平、更加充滿人情味的基礎。然而非常遺憾的是,在香港這樣一個以商業、地產、專業和時間效率為優先的城市中,市民社會與草根的文化符號、元素難以登大雅之堂。社區居民自己釀造的酒、傳統的民間手工藝、強化社區人與人之間互動互助的諸多活動與文化創意設計,似乎都是在偏僻、邊緣的狀態中存在。而不少初創類型的文化從業人士,也無法擁有一個加速發展的展示平台。這不得不說是香港的遺憾,也在某種程度上埋下了隱憂。

大館的開放,應當讓公民社會團體和草根、社區文化人士積極參與進來。只有讓市民團體和民間、草根的文化從業人士獲得機會,香港新一代人、新生文化甚至整個社會的未來才會有希望。將公民社會的活力與文化發展相結合,不僅是合乎文化本質的思考,同時也會讓文化成為一種普及於大眾的審美參與,更加貼地、更加與公正、平等的理念相契合。

不能只是一個硬件

未來的大館,不能只是一個硬件。它應該成為市民社會分享文化、社區生活經驗的平台;應當成為進步主義文化的新場域。瀰漫於香港社會的集體回憶思潮,並非以「懷舊」二字可以總結。人們所期待的,無非是適合基層氣質的生活;人們所希望的,無非是滿足草根需要的文化;人們所需要的,無非是一個少一些貴族氣息、多一些平民精神的大館。畢竟,在今天的香港,當人們在高昂物價與消費的壓力中前行時,對社會正義與美好的追尋,會透過文化載體去表達,這其中必然有藝術的表演、展示、表達與傳播。期待未來的大館,能夠成為承載這種文化的先鋒。

記者 徐全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