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4日,星期四
首頁 / 觀點 / 百億駙馬和社會棄卒

百億駙馬和社會棄卒

這天,看了兩段新聞。第一宗,是民主黨元老李柱銘的獨子李祖詒,將於本周六在香港堅道聖母無原罪主教堂,當上百億化妝品王國駙馬。那天,他會與莎莎國際控股主席郭少明的幼女郭詩雅舉行婚禮,下月中再飛新加坡聖淘沙島嘉佩樂酒店擺酒。

李柱銘這位準親家是莎莎國際大股東,擁有市值近百億的股份;準新抱也是莎莎高層,掌管中國業務發展。莎莎是內地遊客必到購物點,自由行更帶動了莎莎的擴張發達神話。這門親事,我看到的,是一個長期反中反共的政客兒子,娶了個靠賺人民幣發達的富豪女兒。

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只得一粒仔,故一直悉心栽培,自小留學英國,在名校溫切斯特公學(WinchesterCollege)就讀,畢業後在當地修讀法律,曾棄學回港工作,在黎智英旗下的《壹週刊》當實習生,後來決定繼承父業,再返英國完成法律課程。回港執業期間,曾是黎智英涉向政黨捐款案件的律師團成員;過去亦曾打過皇后碼頭司法覆核、民間電台司法覆核等案。

李祖詒狀途不算出色,打官司靠的都是老爸的面子和關係。未成大器不打緊,只要不瞓街不掟磚,娶個富豪二代當百億王國駙馬,又可延續李家的上流社會地位。

談到掟磚,我想起今天看到的第二宗新聞。

十名男子參與旺角磚頭暴動罪成,最高被判刑四年三個月。這些別人的兒子,分別是19、21、25、30、31歲不等,跟李祖詒是同一代人,他們沒有知名大狀父親做後盾,沒有百億化妝品大王岳父當前路,他們沒機會踏進堅道的美麗教堂,沒機會飛到新加坡辦一場沙灘婚宴。他們只能躲在赤柱或壁屋搓棉花揼石仔,由暴動案底的刺青伴隨走那人生的下半場。

星期六的堅道教堂,冠蓋即將雲集,來賀李柱銘的,應該還有黎智英一家、梁家傑一家、戴耀廷一家……我建議,暴動案這些孩子的父母,應該跑一趟堅道大教堂,在他們的神面前質問:為什麼你們的兒子不在旺角?為什麼你們的兒子不一起掟磚?為什麼你孩子可以當百億駙馬?而別人的兒子卻要成為社會棄卒?為什麼?為什麼?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