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6日,星期三
首頁 / 觀點 / 屈穎妍:愛和恨的導航

屈穎妍:愛和恨的導航

許多人問,為什麼回歸後的一代反而會厭惡國家?甚至不認是中國人?我相信,教育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但教育不獨是在學校、在家庭,大眾傳媒發揮的社會教育作用,信息的取材與角度,其實都是潛意識改變人心中的愛和恨。

前幾日,一宗沒被發酵的新聞悄悄地下了架,我看到內地、台灣甚至外國都作了詳盡追蹤報道,但香港,此新聞靜靜躺在中國版的一角,一不留神,就錯過了。香港媒體的導航系統,就是要市民看不見國家的專業和成功,只看到她的野蠻和落後。

那被遺忘的新聞,是一個中國版「薩利機長」故事,一架由重慶經成都再飛拉薩的四川航機,在重慶起飛沒多久因駕駛艙擋風玻璃爆裂脫落,副機師半個身被氣流扯出機窗外。機長劉傳健在危急中鎮定地以目測和手動方式,成功把飛機安全降落成都機場,拯救了機上119名乘客的性命。

美國CNN、路透社等國際媒體對此事進行了詳盡報道,外媒甚至用「世界級完美降落」、「史詩式着陸」來形容,英國每日郵報更稱讚川航機長為「英雄」,外國網民更稱他為「中國版薩利機長」。對於「英雄」、「恩人」的美譽,機長劉傳建只以四個字平淡回應:「職責所在!」

記者追問劉機長何來「神級」應變?劉機長說:「這條航線我飛了100次,我駕飛機幾十年,當然做了特別的準備,誰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如果真的要為這次寫入航空史的完美降落找個解釋,那應該是「專業」二字。

在32000呎高空(9000多米),駕駛艙忽然破了個大洞,儀表機器被砸得亂七八糟,兩位機長穿着短袖衫,外面氣溫零下50度,颳到臉上的風時速每小時800公里,還有缺氧、氣壓失衡……民航專家說,那個環境,正常人30秒就會失去意識。但機長竟然能處驚不亂、有條不紊地把飛機安全着陸,是一個奇跡,更是駕駛員良好心理素質及高超技術的體現。

劉機長的故事,香港媒體沒有太多着墨,同一時空,每日鋪天蓋地幾乎都是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被打的新聞,於是大家應該明白,在這種傳媒教育下的一代人,為什麼會如此討厭自己的國家了。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