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4日,星期六
首頁 / 觀點 / 我要真警察 

我要真警察 

說起西九龍區,政客大概只會聯想到選舉,我卻會想起了治安。

西九龍包括油尖旺,龍蛇混雜的江湖地;西九也包括深水埗,南亞人士、劏房、一樓一,繁忙背後滿是藏污納垢。

有警察朋友一直被派駐西九龍,由尖沙咀到旺角到九龍城到深水埗,每區都守過,各式各樣的罪惡都碰過,我笑說: 「咁大整蠱,守的都是九反地!」朋友卻說: 「唔係噃,我真心enjoy!」

何解?

「因為在這些地區,面對這些罪犯,我真係做緊警察!」朋友的答案令人充滿感慨。

「那什麼地區的執法者不是做警察?」我多口問。

「中區、金鐘,你懂的。」

「服侍」示威刁民浪費警力

此言沒有對任何區域的警察有任何貶義,朋友的意思是,在中區,你主要面對的不是罪行,而是政治,雖然許多政治都涉及犯罪。

今日在大部分執法者眼中,中區應該是最難啃的雞肋。明明這區的人斯文、高尚、有學識,偏偏因為布滿政棍、聚滿政治嘍囉,令這個心臟地帶,變成香港最醜惡的領域。

剛過去的2017年,全港約有近一萬二千宗遊行示威,當中接近兩成,是發生在中區。即是說,中環金鐘一帶,一年365日,每日至少有五宗大大小小遊行示威,該區的警力,都浪費在「服侍」刁民,封路、站崗、維持秩序、平息紛爭……偶爾還要當示威者的發泄對象,被丟下幾句「黑警」、咒罵幾回娘親。

執法失尊嚴常遭「問候」

這區的警察,EQ特別高,因為天眼之外,還有四周360度手機直播,面對示威者挑釁,這裏的警察連背脊都會笑,讓什麼角度拍出來的影片都能表現出執法者能屈能伸的從容風範。

所以,像日前美孚橋上那幕警察追捕劫匪事件,示威區的警察大概只有羨慕的份兒。

看警方由匪徒打劫尖沙咀兌換店後,只用了45分鐘,便布好引君入甕口袋陣,最後於美孚拘捕三名疑犯,起回三千二百萬失款,那種神速破案的滿足感,相信才是執法者最嚮往的警察故事。

一宗劫案,反映香港警察其實好神勇,可惜這些年我們看到的執法人員,都大材小用地成為一班罵不還口的忍者。到底政棍們幾時才肯收手,才肯放過香港人,讓執法者可以正正經經處理治安事,好好地做回一個真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