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4日,星期六
首頁 / 觀點 / 區諾軒進退失據 范國威虛偽投機

區諾軒進退失據 范國威虛偽投機

立法會補選進行得如火如荼,各候選人亦紛紛出席不同的選舉論壇,唇槍舌劍一番。有趣的是,在新界東及港島論壇中,反對派的代表都成為眾矢之的,不論是建制派參選人、中間派參選人,甚至是立場傾向反對派的人士,無一不將矛頭指向反對派代表,尤其是出選港島的區諾軒以及新東的范國威,在論壇上更被猛烈炮轟,完全失去了招架之力,這不單因為這些反對派人士的水平、辯才不足,面對指控時無力反駁。更重要的是由於這些人都是政治投機之輩,為搶位出線不斷「搬龍門」,前言不對後語,自然在選舉論壇上醜態畢露。

在港島區的選舉論壇上,參選後突然否認與「自決派」有關連,並自稱不是「香港眾志」「Plan B」的區諾軒,不斷被其他參選人踢爆講大話。他在論壇上否認自己是「自決派」,又稱自己不贊成「港獨」。但他在2016年接受傳媒訪問時曾認為「『港獨』是無理由減省的選項」,這說明他認為「港獨」是可以接受的一個選項,並且應該作為「自決」的其中一個選項,這番說話根本與主張「民主自決」的「香港眾志」並無分別。

儘管區諾軒可以否認自己贊成「港獨」,但卻不可能與「自決」撇清關係。況且,他能夠攝位出選完全是因為「香港眾志」的支持,如果他不認同「眾志」的「自決」主張,又怎可能得到「眾志」支持?他故意撇清與「自決」的關係只不過是此地無銀,反而暴露其「搬龍門」的投機性格。

故意與「眾志」保持距離

至於他故意與「香港眾志」保持距離,更指自己不是「眾志」「Plan B」云云,更是睜着眼睛說瞎話。如果他不是「眾志」「Plan B」,又沒有通過反對派的所謂「初選」機制,試問他有什麼資格代表反對派出選港島?他能夠搶位成功,就是因為他是「眾志」「Plan B」,現在又豈能切割?

而且,在這次補選中,區諾軒的主要班底都是來自「眾志」,周庭更主力為區諾軒擺街站宣傳,而大部分宣傳品都印有「眾志」成員的照片,如果他與「眾志」只是「志同道合」, 「眾志」會傾盡全力為他助選嗎?政治沒有無緣無故的愛, 「眾志」的全力支持正是由於區諾軒是「自己友」,否則為何不支持任亮憲?

區諾軒是「眾志」「Plan B」和他支持「自決」是不容抵賴。所以,當他在選舉論壇上突然間歇性失憶,將這些都推得一乾二淨之時,自然遭到其他參選人的批評,指他政治誠信令人質疑,令他在選舉論壇上大量失分。

其實,區諾軒的進退失據正正反映「自決派」當前的困境。「自決派」等「暗獨」人士在香港政壇已經被DQ,基本上已沒有翻身之日。雖然黃之鋒等人仍不死心,仍希望通過司法以至修改黨綱拯救自己的政治生命,但任誰都知道, 「香港眾志」已經一鋪清袋,在香港失去生存空間。

而區諾軒能夠爭得這次千載難逢的補選機會,是依靠「眾志」等「自決派」的支持,但同時, 「自決派」的身份和背景不但令他隨時有被DQ之虞,更難爭取中間市民的支持。「自決」既是區諾軒的補選入場券,又是當選的催命符,令區一方面要爭取「眾志」的支持,另一方面又要與他們切割。區諾軒以為自己可左右逢源,實際是兩面不是人、進退失據,在選舉被圍攻得反駁無力,一敗塗地。

為人投機動口不動手

區諾軒在港島進退失據之際,同屬反對派代表的范國威,在新東的論壇同樣表現差劣,被其他參選人圍攻,當中並非因為其反對派身份,而是在於他以往的所作所為及從政人格。

范國威一直主打所謂「務實本土」路線,其實所謂「務實本土」不過是一種「投機本土」路線,既靠攏「激進自決派」,主張歧視新移民、高舉「公民抗命」旗幟,但又卻從來動口不動手,只是不斷慫慂其他人衝擊,自己從不親身上陣,這就是「投機本土」的真面目。

在選舉論壇上,不少參選人質問范國威是否認識「旺角暴亂」案中被判監3年的港大女生許嘉琪,直斥他對年輕人「用完即棄」,敢做不敢認,完全是「偽君子」。范國威面對有關指控只是支吾以對,原因很簡單,范國威根本不能自圓其說,他當然知道「旺角暴亂」引發主流民意反感,如果他直認支持「旺角暴亂」,甚至與當中的主事者有關係,肯定會流失大量選票。但同時,他多年來一直認同「公民抗命」,在「佔中」期間又要求參與者「唔好輕言撤離」。而他一直有意吸納新東「自決派」的票源,如果現在「認低威」,與抗爭者切割,也會失去「自決派」的支持,對選情不利。這條問題正擊中了范國威的死穴,令一直巧言令色的他也要支吾以對。

其實,范國威的虛偽投機一直為人所詬病,不但廣大市民不以為然,就是反對派也看不起他,尤其是民主黨。近年他不斷靠攏「激進派」和「自決派」,但當出事時,他又與被判監的年輕人劃清界線,首鼠兩端。「自決派」也一向不喜歡范國威,其中這次新東被DQ的劉頴匡,更對范國威恨之入骨,反映這個人四處樹敵,再加上虛偽投機的性格,自然在論壇上成為眾矢之的。看來,反對派真的是江郎才盡,補選盡是投機之輩,這樣的反對派又有何前途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