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9日,星期日
首頁 / 觀點 / 反對派「拉布」已到盡頭

反對派「拉布」已到盡頭

反對派連續兩晚在立法會外「紮營」示威,圖阻止立法會審議修改議事規則

 

今個星期,修改議事規則攻防戰將繼續發展。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希望在聖誕節前能完成修改議事規則,決定加開三日會,下周一更要開會直至完成。

一聽到加會,且開會無散會時間,朱凱廸立刻跳出來抽水,說這表明建制派平時懶,不夠勤力。為證明這種講法的荒謬,我舉一個例子來說明。有班學生於學校上課,上課時其中有數位學生經常向老師提出無聊問題,東拉西扯,並破壞課堂秩序,站立高叫,甚至走出座位與老師理論,亦有肢體衝突。終於有一天,老師把這幾位學生趕出了課室,但因為所教的課程嚴重延誤,所以只好加時加堂。而被趕出去的幾位學生,就以加時加堂來諷刺老師和其他學生,說他們平時懶,不夠勤力。這是怎樣的邏輯?

說起「泛民」「拉布」,他們在立法會的表現,又何嘗不是慵懶無為?而且毫無專業性,只懂點人數,時常胡亂說一通,或行出會議室不開會,又不知去了哪裏「蛇王」。看看人家是怎樣「拉布」的。1953年美國國會審議與種族隔離相關的人權法案,參議員斯特羅姆連續演說24小時18分鐘,現時應仍是最長的個人演說紀錄。斯特羅姆不是胡扯,他在演說中引用了《美國獨立宣言》《美國憲法》《人權法》、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的告別演說,及美國各州法律。原本他還想說下去,只是他的助手怕他健康出問題,勸止了他。

2013年,為了反對奧巴馬的醫改,美國參議員克魯茲,連續演說21小時19分鐘,他誓言要講到沒力站立為止。雖然他的發言內容到後期有些東拉西扯,例如講睡前故事、朗讀兒童讀物、唸出社交網站上支持自己的留言,甚至講自己喜歡吃的漢堡。但他長時間不吃飯不如廁,一直站立。而香港反對派又是怎樣「拉布」的呢?他們個個行出會議廳,都不知溜到哪裏去了,只留一兩個人在廳內要求點人數。或者,就是一群人湧上主席台,強行阻止會議進行。又或者,扔水杯、扔紙皮,高叫口號,大聲辱罵。即便這樣荒唐,卻可輕輕鬆鬆,不用做太多功課,一個月就有十多萬收入。

其實普羅大眾對立法會的職責並不陌生,立法會顧名思義是香港特區立法機關,有權監督政府施政。既是立法機關,就必定有規則秩序,否則,一個混亂的立法會將成為香港建制內一個巨大的威脅。動輒搞暴力衝擊,以肢體動作和口號取代言語辯論、顛覆議會精神,只凸顯了反對派思想與邏輯的蒼白無力,在民主社會,實難以理服人。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