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1 月 27 2020
首頁 / 焦點 / 只削拉布空間 無「謀殺」發言權

只削拉布空間 無「謀殺」發言權

反對派濫用《議事規則》拉布已經無所不用其極,無論香港市民有多大利益牽連在其中,都只可以乾等一場又一場的鬧劇謝幕又上映,嚴重阻礙香港發展。針對這個問題,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有關動議預計將於本周的立法會會議上處理。建制派「班長」廖長江近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現時立法會中事事都被政治掛帥、立場化,嚴重拖垮香港社會發展,有見社會上各界都對此感到不滿,實有需要為香港的整體發展利益去修改《議事規則》,例如藉修訂降低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以減少反對派藉「點人數」去搞拉布甚至流會的問題。他並指出,有關做法並無「謀殺」議員發言權利,只是減少他們拉布的空間,「我們只是要將它控制在合理、適當的範圍內,不可以被它拖香港發展的後腿。」

憶述自己加入立法會的原因,廖長江坦言,像他這樣的人,加入議會不可能是為了議員薪津,其實就是想為香港做點事。

他憶述,上屆加入議會之初,原本以為立法會還有理性討論的空間,起碼較為中間的「泛民」,「不會與極端那些一起癲」,「可惜事與願違,我在上一屆是完全見不到有此空間,全部都是政治掛帥、立場化。」

嘆政治掛帥「拉死」香港

眼見鄰近城市的急速發展,面對被邊緣化的危機,香港卻無日無之陷在政治爭拗之中,幾個人不同意就可以「拉死你」,甚至連日常運作都出現問題,建制派都深感修訂《議事規則》的需要。廖長江說,建制派其實一直都有談起要修改《議事規則》,但是直至上個立法年度,財務委員會最後一次會議,反對派拉布幾乎連教育資源、醫院擴建都要拉倒,他們才下決心修改。

對於反對派誣稱修改《議事規則》是「自閹」、「謀殺」議員的發言權利,廖長江指出,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是考慮到香港基本法、外國議會例子,在履行立法會的社會責任及基本法下的憲制責任,及議員作為代議士的發言權利找平衡,作出最低限度的修改,「如果你是拿了我們提出修改的《議事規則》來校對一下,只要是在正常議會運作,議員是有發言權的,不會少了的。我們只是削弱了他們拉布的『權利』。」

他還提到,就連《議事規則》的來源,即英國議會的規定,如今亦已「改到七彩」。

廖長江坦言︰「我不反對拉布,但我反對不受控制的拉布。」他強調,有關修訂不可能杜絕拉布空間,「我們只是要將它控制在合理、適當的範圍內,不可以被它拖香港發展的後腿。這件事做不做到?我不知道,但最少是要情況有改善。」

倡降至20人減少「點人數」

是次修訂中較多人爭論的一點,是將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由不少於全體議員一半、現為35人,降低至20人,期望可藉此大幅減少反對派「點人數」的機會,阻止反對派拉布。

根據現行《議事規則》,若法案獲得二讀通過,所有立法會議員組成全體委員會,對法案進行逐條的審議和表決,換言之立法會大會會轉為全體委員會,如果有修正案,亦會在此時進行辯論和表決,之後再交予立法會大會作最後的三讀表決。

對於有人認為此修訂不符基本法,廖長江認為,兩者並不抵觸,因全體委員會顧名思義只是立法會下的其中一個委員會,並不等同於大會,而是受大會之託對某一些議案作具體審議,「本質、職能都是異於大會」,故法定人數亦無必要與大會看齊。

參考指標與內會看齊

至於下調至20人的參考標準,廖長江指,若將全體委員會視為與內務委員會、財務委員會一樣重要,「我就在財會及內會之間選擇要求高的那個,內會的20人,與內會看齊,而不是財會的1+8(主席加上8名委員)。」

話你知

廣徵權威意見 建議站得住腳

對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的會議法定人數修訂存在不同法律觀點,廖長江表示,有信心建制派的建議在法律上站得住腳。他指出,建制派所索取的法律意見,分別來自英國的公法權威、御用大律師彭力克,及曾在立法會擔任法律顧問近20年的大律師馬耀添,其博士學位正是研究基本法,相信談及立法會的《議事規則》,無人會比他更熟悉。

較立會研究更深入

廖長江指,立法會所取得的資深大律師何沛謙及英國御用大律師Lord Lester 3年前的法律意見,在全體委員會的會議法定人數問題上只得寥寥幾句,「但我們是用了兩個段落,很Specific(具體)地去講。」

他認為,建制派的研究更為深入,而兩名法律界人士也很有分量,「難道只因為立法會出錢去取得的法律意見,就一定更準確?」

不過,他指出,說到底法律意見也只是律師的意見,不是立法會所立的法例,亦不是法庭所判決的案例,故期待在立法會深入審議有關建議。

文匯報記者:姚嘉華、歐陽文倩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