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1 月 27 2020
首頁 / 觀點 / 「泛民」不改立場絕無前途

「泛民」不改立場絕無前途

 

文 | 楊堅

「泛民主派」一方面竭力阻撓廣深港城際鐵路香港段西九龍總站(簡稱高鐵香港總站)實施「一地兩檢」,一方面主動向建制派提議磋商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泛民主派」一方面攻擊行政長官及其管治班子在高鐵香港總站實施「一地兩檢」等政治性議題上的立場,一方面對行政長官及其管治班子的若干經濟民生政策表示理解和支持。無論對待新一屆政府還是對待建制派, 「泛民主派」正在做策略性(tactical)調整,以因應香港政治形勢的急劇演變。

「抗中拒共」難以立足

香港政治形勢急劇演變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在經歷了長達15年的政治鬥爭、尤其近兩年經歷了「佔中」、「旺角暴亂」後,香港居民既在政治上空前分裂,又對政治分裂產生愈益強烈的不滿。另一方面,國家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產生愈益強大而不可抗拒也無法迴避的吸引力。

面對香港政治形勢急劇演變,反對派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冒起於「佔中」、肆虐於「旺角暴亂」的本土激進分離勢力,在中央和特區嚴格執法的打擊下,已呈強弩之末。他們的「本土自決」和「港獨」主張越來越喪失人心。

「泛民主派」在親手扼殺了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的歷史性機會後,完全失去了政治話語和政治主動性。他們只能慣性地在涉及香港與內地關係的議題上頑固堅持「拒中抗共」立場,同時無法同「本土自決」和「港獨」劃清界線。這種進退失據、進退維谷的狀況,必定使他們越來越失去傳統支持者,從而,必將推動他們發生空前嚴重的分裂。

在香港,一旦絕大多數居民認定「本土自決」和「港獨」是根本不可能成事的政治主張,本土激進分離勢力必定瓦解。

「泛民主派」的壽命可能長於本土激進分離勢力,因為,他們的政治行為是遊走於「一國兩制」的底線,而未如本土激進分離勢力般試圖逾越「一國兩制」底線。

但是,「泛民主派」中的有識之士必須明白,他們既不可能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推行西方政治制度,更不可能改變國家政治制度;另一方面,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國家如同一個巨大磁場,必定吸引香港特別行政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必定吸引香港同胞與內地同胞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

香港的「拒中抗共」政治勢力,是西方若干國家精心栽培和大力扶植的產物。但是,2008年以來全球金融經濟政治格局展開空前全面深刻調整,西方若干國家本身的國際地位,以及它們與中國的關係,都在發生前所未見的變化。除了少數西方政客和公共知識分子繼續支持香港的「拒中抗共」分子,西方若干國家政府對香港內部事務的興趣顯然減退。

面對政治形勢急劇變化,「泛民主派」的「拒中抗共」政治立場是到必須改弦更張的時候了!

11月10日,葉健民教授在《明報》發表《十九大後林鄭的懷柔策略還行得通嗎?》,向「泛民主派」提出兩種選擇,一是故步自封,一是「可以考慮一種大膽策略,在處理『中港』衝突時要表現出某種程度自我克制,在宣示立場時懂得適可而止,而在非政治議題上更會嘗試尋求與政府對話甚至合作的可能,共同商議解決問題完善政策的出路。」葉健民不諱言「在今天的政治氣候下這種選擇自然存在很大風險,『忘記初心』、『背棄原則』的指控必然會此起彼落。」但他認為「要突破目前政治死局,我們實在需要各方拿出更大政治勇氣去嘗試。」

基本大勢不可逆轉

目前,反對派都在期盼明年3月立法會補選結果。本土激進分離勢力希望補選結果給他們注入「強心劑」。「泛民主派」希望補選結果提升他們堅守「拒中抗共」政治立場的勇氣。他們都不明白,決定香港政治前景的不是暫時性的政治現象,而是基本的不可逆轉的大勢。

中共十九大昭示,「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與時俱進必定走向「一國」是「根」、「一國」是「本」。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必定同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在前進道路上任何一時一事的曲折,都無法改變前進的方向和目標。

「兵臨城下」是政治和解的必要前提條件。建制派、尤其愛國愛港中堅力量必須明白,「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的道理。相應於「泛民主派」的策略調整,建制派、尤其愛國愛港中堅力量也需要策略調整。在任何時候都實施兩手策略,在特定時間具體事宜上則靈活選擇以哪一手為主。

改變香港政治生態的基本因素是政府管治和施政。在香港本地,努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盡快讓盡可能多的居民產生獲得感。在全國,努力讓盡可能多的香港同胞在與內地同胞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的同時,切實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只要形成了這樣的態勢,「泛民主派」的「拒中抗共」政治立場必定失去立足之地。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