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1 月 22 2020
首頁 / 觀點 / 「大聲」與「噤聲」

「大聲」與「噤聲」

香港的反對派向來以言行「雙重標準」著稱。對別人一套,對自己一套;批評中央政府一套,對待外國勢力則是另一套。攻擊「一國兩制」可以「聲大夾惡」,回應西方干涉中國內政則可謂極盡獻媚之能事矣。

這種可笑的表現,最近又多了一宗例子,然荒謬之處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剛結束的十九大會議期間,國家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指出,之所以出現「港獨」思潮,與教育有關。特區政府有責任推行國民教育,包括國民身份認同、民族觀、國家觀念及價值觀等。他認為堅強的政府要履行執政職責,如果特區政府有需要協助,「教育部有求必應,有問必答,有事必幫」。

但凡抱以理性客觀態度者,都會認同這一觀點。從非法「佔中」到「旺角暴亂」乃至為禍校園的「港獨」極端言行,事實一再證明,問題的根本出在於教育。香港需要亡羊補牢,盡快修補教育制度上出現的問題。而國家願意為香港提供幫助,這根本就是一件十分正常、非常正面的事情。

然而,陳寶生的訪問一出街,就立即遭到反對派的猛烈攻擊,高叫「香港教育制度不容干涉」、「中央插手香港內政」。其中教協副會長、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更稱,陳寶生「公開發表帶有指向性」言論不恰當,重申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教育屬於自治的範圍,云云。

反對派的聲音不可謂不大、氣勢不可謂不壯,然而卻違背了基本的政治事實。首先,基本法雖然賦予了特區高度的「自治權」,然而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所規定的是「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措施」,並沒有排斥中央在此方面提供的協助。其次,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當中就包括監督權,如果特區政府有明顯做得不符「一國兩制」要求之處,中央有憲制責任予以糾正。最後,教育部長只是指出問題、表示願意協助態度,如何就「插手香港內部事務」了?

與反對派這種「聲大夾惡」表現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於同樣一個議題,對待外國人則是搖尾乞憐、逢迎谄媚,能不出聲就不出聲。兩個月前,末代「港督」彭定康來港,在出席的五場公開活動中,對「一國兩制」作出極其荒謬的批評,更有甚者,攻擊特區官員與特區司法制度,稱檢控「學民三醜」是「政治決定」;又指「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外國需要積極支持,云云。

不是說不容外人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嗎?何以「肥彭」如此赤祼祼的干預、肆無忌憚囂張言論,反對派不去批評呢?令人心寒的是,他們不僅沒有任何批評之意,反倒極力攻擊那些質疑彭定康的市民,如此表現,真令人有不知身在何處之嘆!

一星期前,英國政客羅哲斯因被禁入境而心生怨恨,極力攻擊抺黑「一國兩制」;而此人勾結「亨利傑克遜學會」更發表所謂的香港報告,支持「港獨」叫囂「民族熱切渴求自由,最終扯斷殖民地與宗主國的紐帶」。對於如此荒謬、危險甚至是涉嫌違法的言論,香港的反對派有沒有絲毫批評之語?他們不僅沒有了攻擊陳寶生部長的那種「銳氣」,更有甚者,大力稱讚外國人干預香港事務「做得好」、「做得對」。

反對派的「雙重標準」實質上是「雙重人格」,從根本上反映了他們對待「一國兩制」的態度,也反映了他們對於國家民族的態度。但顯而易見的是,他們以身為外國人的僕從為榮、以身為香港的主人為恥。唐代詩人司空圖《河湟有感》有謂:「漢兒盡作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眼前的反對派,是否盡作胡兒語不得而知,爬到城頭罵自己人卻是不爭的事實。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