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2日,星期五
首頁 / 觀點 / 有一種擔當叫委屈

有一種擔當叫委屈

最近看到兩則消息,都是關於警察的。

第一則發生在上星期,幾個警察機動部隊(PTU)成員巡經旺角通菜街一水族店門外,碰巧遇到途人問路,便停下來解答,期間,水族店老闆竟然走出來,指責這隊PTU站在店舖前面,阻他做生意,勒令行開,PTU解釋他們是在工作,老闆不聽,更打電話報警。

早知道香港多刁民,沒想到已刁成這樣。這毫無疑問,是一種佔中後遺症,三年來,大大小小沒被報導的辱警事件,不斷發生,而且愈來愈過份。有警察在掃墓日子負責交通燈前的人潮控制,只是站在路上截停前行者做分流,都可以無端端被罵個祖宗十八代:「你班黑警淨係識做交通燈阻人行路……」

他們在安全的土地上開口黑警、埋口黑警,卻沒意識到自己完全是身在福中。這裏要跟大家說的另一則警察故事,正好讓無知仇警者看看,他們嚮往的大英帝國警察是甚麼樣的執法標準。

上星期,英國警方宣布,為了在2020年前完成削減四億英鎊的預算,英國警察以後不會再調查小偷小摸、輕微襲擊等低級罪案。

其實由上月開始,倫敦警員已不再調查無法確認罪犯身分、低級身體傷害、入屋盜竊等犯罪行為。損失超過50英鎊、還要有CCTV拍到持續20分鐘犯罪行為兼有清晰嫌疑人圖像,案件才會獲跟進。

英國市民欲哭無淚說:「警察放軟手腳,明顯是為犯罪分子開綠燈。」「見過省錢的,沒見過這麼省錢的,為了錢,他們連人民生命財產都不管了。」

回頭看香港,今日大家能平平安安出街、安安樂樂過活,全靠三萬警察默默守護。然而,用自己生命捍衛別人生命的香港警察,卻得不到應有尊重,今日竟然停下來答個問路者都被罵阻街,刁民是不是要逼得香港警察如同英國警察一樣甚麼都不管才安樂?

最近看到一位內地女警的演講視頻,正正道出今時今日刁民當道的社會環境下當警察之苦:

「警察經常被推上風口浪尖,承受謾罵和羞辱,但我們相信,有一種擔當叫委屈。我們穿上警察制服那一刻就沒怕過死,但大家不該讓警察流血之後,再流淚。」

刁民啊,辱警之前請想想,是誰給你安安樂樂、安安全全的環境,讓你可肆無忌憚地站在街頭罵警察?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