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星期二
首頁 / 觀點 / 只許反對派拉布,不許建制派剪布?             

只許反對派拉布,不許建制派剪布?             

37名建制派議員日前聯合建議修改包括財務委員會在內3個委員會議事程序,昨日反對派作出反撲,聯署去信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強烈反對修改會議程序,認為建制派的建議「會永久削弱議員監察政府的能力」,並要求政府對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表態。建制派提議修改會議程序,堵塞議事規則漏洞,防範反對派濫用拉布癱瘓議會和政府運作,並非為剝奪議員監督政府的權力。反對派上綱上線,對修改議事程序強加莫須有的罪名,甚至邀請「行政干預立法」,保住其拉布的特權,暴露反對派死心不息拉布。只許反對派拉布誤港,不許建制派剪布撥亂反正,香港能容忍如此荒謬的情況長期存在嗎?

反對派濫用拉布、騎劫議會,破壞行政主導,以往特首、官員呼籲反對派放棄拉布,不要干擾施政,反對派立即祭出不容行政干預立法的大旗,將拉布亂港的行為凌駕於公眾利益之上,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辱罵、譏諷官員更司空見慣。

可笑的是,如今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多人被DQ,市民對拉布的容忍度到了極限。反對派眼見處於劣勢,擔心建制派剪布制度化成事,竟向以往受其攻擊的政府「求救」,要求政府表態反對剪布。反對派不是最反對行政干預立法的嗎,怎麼把這「天條」忘得一乾二淨?容忍反對派利用拉布為所欲為,無休止地干擾施政,政府吃過的苦頭還少、受到的教訓還不夠深?要政府支持容許拉布,玩笑也開得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