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首頁 / 觀點 / 林子健聲稱遭「禁錮」的六大疑點

林子健聲稱遭「禁錮」的六大疑點

民主黨前「改革派」成員、早前曾參選副主席失敗的林子健,昨日在一班反對派政客李柱銘、何俊仁、李卓人、李永達等陪同下見記者,指自己被內地執法人員擄走禁錮,其間被毆打恐嚇,現已獲釋。
 
據他所述,內地執法人員禁錮他的原因,是因為他準備將一張球星美斯的簽名照片贈予劉曉波的遺孀劉霞云云。他在記者會上更展示傷勢,其大腿上有十多口訂書機釘,仍未拔除。
 
看來,美斯的影響力確實無遠弗屆,一張簽名照竟然引來內地執法人員來港禁錮、毆打一名民主黨成員,這不啻是為反對派輸送政治炸彈。請問如果事件屬實,內地執法人員會如此魯莽、如此便宜反對派嗎?恰恰相反,從事件的時機、事件的性質看來,都是疑點重重,再加上只有這個一向以嘩眾取寵見稱的政客林子健一面之辭,難免令人懷疑當中是否有人在自編自導自演,繼製作一條「屍殺高鐵」的荒謬短片後,再來一場「禁錮訂書釘」鬧劇,以製造恐懼。
 
事實上,這宗所謂「禁錮」事件至少有六個疑點:
 
邏輯混亂不符常識
 
第一,為什麼當事人在被禁錮毆打恐嚇之後,沒有即時報警,反而是先回家睡覺,再與反對派政客商量後,先舉行一場記者會,再去報警?誰都知道,事發後即時報警可以加快調查進度,也令警方更能追蹤到線索,這是基本的常識。但林子健卻故意延誤報警時間,當中是否如他所言是太疲倦,或是因為怕即時報警可能會被警方查出玄機,發現根本沒有他所說的人和事?這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第二,林在記者會上展示大腿上有十多口訂書機釘,仍未拔除。這也是違反人性,因為他大可以先行拍照,再將釘書機釘拔除或進行治療以減少痛楚,怎可能為了在記者會上製造轟動效果,而將訂書釘留下?這一方面反映他是有意炒作事件,另一方面也令人懷疑,這些訂書釘究竟是事發時釘上,還是有人在記者會前才匆匆釘上,以製造被迫害的效果,這也值得深思。
 
第三,林子健說他事發後凌晨在一個沙灘醒來,發現沒有損失財物, 「好驚,唔知大陸定香港」,其後找到小路截的士,始知道在香港,沿途並見到西貢路牌云云。即是說,所謂內地執法人員只是將他帶到西貢「禁錮」。但奇怪的是,如果執法人員要勞師動眾去禁錮他,即是他極為重要,為什麼不把他抓回內地慢慢審問,這不是更加穩妥安全嗎?恰恰相反,這些執法人員在問了他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再以訂書釘釘他大腿後就將他放回西貢,這不是等如叫他公開事件,為自己製造麻煩嗎?這個情節顯然是說不過去,如果是編劇更應該重寫一遍。
 
第四,林子健只是一名不見經傳的小政客。當年在民主黨的「真兄弟」事件中被指是「改革派」的「二五仔」,引發了黨內連場風波之後,已經被邊緣化,近年甚至要與激進派勾肩搭背,對於這樣一個人有必要如此大動作嗎?至於劉曉波事件更已過去,整個「禁錮」行動毫無必要,再加上只憑他一面之辭,怎令人相信?
 
第五,林子健也承認即將到美國讀書,即是說他搞出這樣一場風波之後,很快就會離開香港赴美,會否歸來天知道。這種時間、安排上的巧合,難免令人懷疑,有人是否在搞完事後就一走了之,令事件成為無頭公案,難以追查下去。
 
記招動機令人質疑
 
第六,時機問題。現在特區政府正推動「一地兩檢」,而方案更遭到反對派的瘋狂攻擊及妖魔化,任何有常識的人也知道,現在出現一場禁錮風波,必定會對「一地兩檢」以至高鐵造成衝擊,有可能改變民意走向。林子健只是一名反對派小卒,沒有多大影響力,所謂內地執法部門犯得着為了「教訓」他而搞出這樣一場風波,為反對派提供彈藥,影響高鐵大計嗎?有基本邏輯的人相信都會作出判斷。而且,林子健自己也說被「禁錮」是因為一張美斯的簽名照,這更是無稽之談。一張美斯簽名照有多大影響力,為此搞出這場爭議,有可能嗎?
 
這場風波的時機非常巧合,正是在主流民意一面倒支持「一地兩檢」的情況下發生,巧合得令人懷疑當中另有玄機。在記者會上,甚至連多年不出席民主黨記招的李柱銘,都粉墨登場為林子健造勢。再加上林子健這個人向來名聲不佳,誠信有問題,這些都不禁令人懷疑事件另有隱情。況且,反對派自編自導自演也不是第一次。所以,現在就事件下定論似乎是言之過早,理應交由警方徹查,例如翻查砵蘭街的cctv,就可以將事件查個水落石出,在真相查明前,市民切記不要被別有用心者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