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3日,星期三
首頁 / 觀點 / 妖魔化「一地兩檢」背後的意圖

妖魔化「一地兩檢」背後的意圖

特區政府日前公布「一地兩檢」方案細則,但凡心智正常者都可以清楚看到這份方案合情、合理、合法,既無損香港高度自治權,又發揮了高鐵的最大效益,造福香港未來,實乃最優方案。然而面對如此佳事,反對派卻接連拋出「割地賣港」、「自閹」、「公安跨境拉人」、「移動邊界」等聳人聽聞的名詞和論調,並在方案公布後火速表態會阻止方案通過。

妖魔論意在製造恐慌

尤其不能容忍的是,細審反對派的每一條指控,皆為登峰造極的歪理邪說。妖魔化到了「反智」程度,就實在讓人難以相信這是真實想法,那麼結論就只有一個:泛政治化地為反而反、逢中必反,其真正意圖是製造恐慌、擾亂民心,以求達到「港獨」目的。香港市民千萬要擦亮雙眼,認清反對派的險惡用心。

慣用各種詭辯技巧一向是反對派的基本伎倆,但今次幾乎是達到了一個高峰。比如其主要宣揚的「割地」論,就是把「無中生有」和「偷換概念」的方法用到極致。「割地」為兩個主權國家間的行為,一國之下,何來「割地」?基本法第7條明確寫着: 「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管理、使用、開發、出租或批給個人、法人或團體使用或開發,其收入全歸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支配。」香港只享有土地的使用權,並無土地所有權,更不是主權實體,完全談不上、也無能力「割地」。反對派在這裏偷換了原則性概念,故意把香港「獨立化」起來,與中國並列,目的就是製造陷阱、擾亂民心,煽動情緒,宣揚分離。至於「自閹」是同一個邏輯,本無土地屬權,又哪來的「閹割」?

反對派第二類恐嚇來自於「公安跨境拉人」、「移動邊界」等,這在詭辯學裏是典型的「稻草人」邏輯謬誤技巧。所謂「稻草人」論證,就是故意誇張、歪曲甚至憑空創造了對方的論點,然後針對曲解後的論點即稻草人進行攻擊。關於此次「一地兩檢」的「內地口岸區」設置,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說得非常清楚,內地口岸區有明確的界限,內地執法人員不能離開限定的範圍執法,他們只會處理內地自己的邊檢、海關、檢疫等工作,完成任務後當天就返回內地,絕沒有任何權力進入香港特區執法,所以根本不存在所謂「移動邊界」或「公安跨境拉人」。

事實上,高鐵「一地兩檢」確實是對香港最理想的安排,所有其他方案都將造成更多人力、財力和時間上的巨大浪費。只有在香港境內「一地兩檢」,才可以讓高鐵香港段在接駁全國高鐵網絡時,將功能及效益發揮到最佳,才可以讓香港市民享受到最大化的便利,才能最充分地符合香港核心利益。

高民意支持「一地兩檢」

在香港境內「一地兩檢」,並不是一時間的衝動決定,而是特區政府和國家經過多年深思熟慮及嚴苛調查論證後的結果,擁有堅實的法律基礎。現如今提出的方案, 「內地口岸區」的場地和空間,將是以租賃形式,交給內地相關單位使用,既不涉及業權轉移,又不會造成部分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的問題。特區政府只是因特定的需要而將國家授權管理的土地上的建築物,以出租方式讓內地有關部門管理使用,既不違反「一國」、又沒損害「兩制」。

「一地兩檢」方案出爐後,關於西九總站設立「內地口岸區」由內地人員執法的問題,有媒體做了網調,結果顯示有84%的市民支持特區政府提出的方案,人心向背,可謂一目了然。但就是在如此明顯的問題上,反對派卻依然要使盡謬誤邏輯技巧,甚至不惜拋出反智觀點,意欲何為?在這裏,他們其實仍在使用詭辯術中的一大招,即「訴諸感情」,這也是其核心技術。明知站不住腳,但依然要無中生有,就算「一地兩檢」在法律上通過,也要營造成是當局逆民意「持槍凌弱」的結果。這就是為了製造恐懼和憤怒心理,通過操作民眾的情感來達到政治綁架的目的。

「一地兩檢」的「內地口岸區」外,是內地兩萬公里的高鐵網絡,等着香港接入。香港如能順利進入高鐵時代,將意味着無縫對接內地廣闊的資源和市場。高鐵項目無疑是香港目前面臨的最好機遇之一,香港市民切不可被反對派迷了心智,應積極配合高鐵如期通車,為香港謀求最大福祉。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