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星期四
首頁 / 觀點 / 高院判決撥亂反正 彰顯法治大快人心

高院判決撥亂反正 彰顯法治大快人心

特區政府就立法會議員宣誓效力提出的司法覆核昨日有了結果,高等法院法官作出十分清晰的判決,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姚松炎四人「明顯拒絕或忽略誓言」,違反了基本法與特區法律的規定,裁定自2016年10月12日起喪失議員資格。這是繼去年高等法院駁回梁游二人上訴案後,又一宗對香港法治建設影響深遠的判決。高院的判決不僅僅在於褫奪了四人的議席以及隨後會出現的補選,更重要的是,此次判決明確了立法會宣誓必須遵從的八項規則,強調並凸顯了基本法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法律地位,以及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所應遵守的法治底線。這對整個香港社會的進步,尤其是扭轉因違法宣誓而出現的蔑視法律風氣,起了撥亂反正、彰顯法治、弘揚正義的作用。判決公布後,社會各界普遍給予了高度評價與強烈支持,不少市民更有「大快人心」之感。反對派如果真的維護法治,就應當尊重法庭判決,繼續上訴或作出激烈的對抗行為都無助於化解自身困境,回到「一國兩制」軌道才是正確之途。

正所謂「自作自受」,反對派完全是咎由自取。去年10月12日,立法會議員宣誓儀式上反對派出現嚴重違法宣誓行為;11月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釋法決定;特區律政司則於12月2日代表時任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入稟高等法院,就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及姚松炎的立法會就任宣誓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四人宣誓無效,及頒令議席懸空。入稟狀指,四人宣誓時的表現不真誠和不莊嚴,根據基本法第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屬拒絕或忽略宣誓,認為立法會秘書長無權為其監誓,要求高等法院裁定他們失去議席。其間反對派不斷採取小動作,意圖阻撓正常的司法程序,但都徒勞無功。高院昨日作出的判決,具有深刻且深遠的意義!

明確宣誓必須遵從八項規則

法官區慶祥在對四人言行作出判決前,就立法會宣誓的基本法律概念,釐清了八項必須遵守的規則。當中包括:候任立法會議員在上任前,必須按法律規定的形式及內容恰當及有效地作出立法會誓言,這是憲法上的強制規定;根據「嚴格形式和內容規定」,宣誓人必須準確及完整讀出法例訂明的誓言,不得讀出任何與訂明誓言用字不相符的言詞語句。所有加入在誓言中的其他言詞資訊,在法律上會被視為改變誓言的訂明形式,故屬違反「嚴格形式及內容規定」;根據「實質信念規定」,宣誓人在宣誓時,必須真誠及誠懇地信奉及承諾,他將致力擁護、遵守及履行立法會誓言中列明的責任,等等。這八項規則,對如何準確理解立法會就職宣誓、未來議員應以何種態度與方式宣誓,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引和規範。

尤其需要強調的一點是,法官在作出這八項規則闡述之前,以十分肯定的語調指明: 「依據基本法第104條(連同2016年11月7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就此條文發出的解釋的恰當詮釋),《宣誓及聲明條例》的條文,以及參考相關案例,法庭指出有關作出立法會誓言的法律規定有以下的原則。」這是再次強調了基本法在香港的至高無上地位,同時亦在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釋法的法律效力。這對進一步明確基本法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對特區法院的凌駕性地位,設置了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框架和基礎。可以說是正本清源,釐清了許多被反對派歪曲的法律事實。

有力駁斥四人違誓言行要害

法官在定出八項規則後,逐一對四人在宣誓時的言行與態度,作了十分有力的判定。例如,指出「客觀來看,羅冠聰在這段開場白作為背景下去理解,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中的『國』字的聲調提高,在客觀上是要表達出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合法主權國的地位的質疑或不尊重。」「姚松炎發言的一部分,則違反了『嚴格形式和內容規定』。因為姚先生故意以其方式讀出那些額外字句,他是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他第二次試圖宣誓後便應喪失就任資格。」法官對劉小麗以及梁國雄的判詞,亦同樣指出了其違法的要害之處,可謂一針見血,論證堅強有力。

我們回顧一下去年10月12日的立法會宣誓儀式。反對派的種種言行,哪怕是以一名普通市民的角度去看,都已經明顯地發覺他們構成了違法事實。但反對派及其幕後的政治勢力,不斷利用手中所掌控的輿論宣傳工具,刻意混淆視聽,既有對法庭的施壓,更有對建制派的攻擊。更有甚者,在法庭宣判前的數小時,還公開舉行支持者集會,威脅稱「若被取消資格將是香港的恥辱」云云。但區慶祥法官的判決,針對基本事實逐一反駁,尤其是在針對反對派代表律師所稱「政府有政治目的」的指控作了反駁。這些有力的判詞,固然對四人的行為作了法律上的定性,同時也對未來可能出現的同類行為的法律判定,設下了示範、作出了參考、提供了樣本。

彰顯法治撥亂反正影響深遠

區慶祥法官在此例判決中,以高度負責任的態度以及精湛的法律知識,釐清了許多被反對派混淆的法律常識,彰顯了獨立的審判原則與高度的法治精神,值得所有香港人感到慶幸,香港還有真正意義上的獨立法治精神。更重要的是,這是繼高等法院早前就「港獨」梁、游案件判決後,又一宗涉及基本法以及香港憲制地位的重要判決。這兩宗案件一起,已經構成了香港法律的「判決先例」,對日後可能出現的挑戰基本法、違法宣誓的言行,都具有明確的法律效力。用另一種表述方式是,這是從法律的根本杜絕立法會再次出現違法宣誓、破壞基本法的現象。

有反對派攻擊法庭判決破壞立法會的地位云云,這顯然是又一種混淆視聽手段。眾所周知,基本法擁有最高法律地位,並凌駕於香港立法會之上,而基本法第104條訂明立法會議員須依法宣誓,屬憲制規定,並非立法會的內部事務,故普通法之下的「三權分立」和「不干預原則」,都不能妨礙法院執行基本法的憲制責任。正如法官張舉能針對梁游案判決所指出的,法庭作為基本法的守護者,有責任確保立法會符合基本法的憲制要求;當社會上出現有關立法會是否違反基本法的爭議,例如立法會通過了不符合基本法的條文,又或者有議員沒有履行基本法的憲制要求,法庭都有責任就此作出裁決,這並不會削弱立法會的權力和功能,反而能維持公眾對立法會的信心。

總而言之,這是一次撥亂反正、彰顯法治的司法覆核,亦是一次符合全體香港民眾意願的「大快人心」的法律判決。判決的嚴肅性值得尊重、法官的品行更值得尊重,他頂住了反對派的政治壓力,作出了獨立的、不偏不倚的公正判決。此時此刻,反對派也應該反思自己的言行了,回到尊重法治的軌道,停止對法官的攻擊、停止激烈的政治對抗言行,更不能以此來煽動市民對抗法庭、對抗政府、對抗法治。昨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明確指出,無論行政長官或政府官員,都不應因為要建立友好關係而在法治上作出妥協,建立橋樑要依法進行。這體現了政府的立場和態度。法律面前沒有特權,法律面前不能妥協。違法必究,這是最基本的政治與法律常識,羅、梁、劉、姚即便再上訴也很難改變判決,這是他們必須面對的事實,也是強大的民意。

本文作者為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港區上海市政協常委 屠海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