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
首頁 / 點生活 / 無懼導遊難做 堅持讓港變好

無懼導遊難做 堅持讓港變好

香港入境遊於過去20年間跌宕起伏,由百家爭鳴到一團難求,電子科技的盛行,更令導遊工作難度大增。任職導遊近20年的陳世棠表示,近年旅客啟程前做好資料搜集,且受早前負面新聞影響,對導遊信任度下降,導遊收入亦大減,由以往日賺千元,減至最極端的零收入,直言「導遊好難做,很多行家都轉行」。他形容自己是傻瓜,仍堅持下去,是源自對香港的赤子之心,想香港變好。

蒂旅(亞洲)旅遊服務經理陳世棠表示,他於2000年開始當導遊,當時香港旅業接待內地、台灣及國際旅客,他們的質素及心態不錯,對旅行社及導遊有信心,加上當時經濟起飛,旅客數量不少,「接團接到冇停手。」

內地旅社競爭 受累「導遊阿珍」

不過自2003年「沙士」一役後,內地開放個人遊城市及「一簽多行」政策推出,香港變成內地旅客的集散中心,組團社在深圳組團讓旅客來港。

陳世棠指出,起初旅行團以平常價3,600元來港,及後見有利可圖,慢慢將團費減至2,400元、1,500元甚至更低,甚至在港成立旅行社,令本港旅行社生意受打擊。

他續說,以往旅客對導遊有很大信任,但自2010年發生導遊阿珍疑似強迫購物,以及2011年導遊與旅客打鬥鬧上法庭等事件後,給予部分旅客「只要在港有任何不滿,可以報警甚至有錢收」的訊息,有人以不良心態來港旅遊。他更透露,曾親耳聽過有旅客說,要來港「騙飲騙吃騙導遊」。

日收入大減以至於無

兩地文化衝突日增,加上內地經濟開放,世界各地都吸引內地旅客,訪港內地旅客於2014年起逐漸減少,令導遊生存空間愈來愈狹窄。他指出,以前導遊接團,一天大約有1,000元收入,但現時每日收入大約只有300元甚至沒有。

他解釋,這20年間導遊數量大幅增長,由2000年約2,000人增至現時逾一萬人,僧多粥少且入境團數目及質素下降,是令導遊愈來愈難做的原因。

他表示,自己曾被旅客當面吐痰、擲鞋子,相信很多導遊亦曾經歷過,但當局未提供有效機制及配套作支援,令不少導遊受委屈,「有導遊同我講過,為何做導遊好像在做壞事,怕這樣怕那樣。」

他形容自己是傻瓜,仍堅持下去是源自對香港的赤子之心,想香港變好。他期望未來有更好的管治及整頓,導遊本身也要增加知識,迎接新挑戰。

文匯報記者:楊佩韻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