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0日,星期三
首頁 / 數據新聞 / 賭波癮青增 九成周身債

賭波癮青增 九成周身債

小賭怡情,大賭亂性。有提供戒賭服務的中心指,自賭波合法化後,前來中心求助的人數節節上升,訪問求助的青年足球賭徒後發現只有10%人沒有欠債,接近一半人曾欠10萬元以上。有正在戒賭人士指因為想贏回輸的,曾賭波輸過40多萬元並向銀行借貸,及後家人發現感到愧疚才接受戒賭服務。

自2003年7月政府通過足球博彩規範化條例後,明愛展晴中心開始提供戒賭服務,中心高級督導主任鄧耀祖指,自賭波合法化後,前來中心求助的人數節節上升,認為賭波歷史久遠及深入民心。他引述數據指,足球賭博投注總額由2003年至2004年的160億元,已上升超過5倍至2016年至2017年的867億元。

逾一成足球賭徒竟是學生

中心由2003年10月到本年5月,訪問了310名25歲以下到中心求助的足球賭徒,結果發現賭徒大部分都是男性,79%教育程度為中學、41.3%從事服務行業;調查又發現接近40%人曾欠債10萬元以下,25.8%人欠10萬至20萬元,欠20萬元以上亦有接近25%,只有約10%人沒有欠債。

研究又發現,足球賭徒中超過10%是學生,中心認為值得社會關注,另外有50%人士的賭博期只有5年以下,已要前往中心尋求協助,反映賭波在極短時間使青少年沉迷。而賭徒在心理上亦面對不同問題,70.6%人有情緒困擾、37.4%無心工作,亦有36.5%受訪者失眠。

母勸「輸錢追不回」 賭仔終悔改

從事文職的阿檸現年26歲,中三便開始賭博,間中又會去澳門賭場,19歲時在同事影響下開設了外圍賭波戶口,每次都會用盡3萬元的每日賭博限額,每注由3,000元至10,000元不等,因為想贏回輸的,試過下午二時開始賭,約兩小時已玩完。

至於賭波的原因,阿檸表示去酒吧睇波,投注時會增加投入感,加上現時網上觀賽方便,亦有流動應用程式下注,曾贏得11萬元,但亦輸過40多萬元,並向銀行借貸,及後因銀行寄信到家中才被家人發現。

他因為媽媽勸他的一句話「輸了的那些錢追不回來」而悔改,他指對家人感到愧疚,所以決心改過,於是到中心接受戒賭。阿檸賭博近3年半才接受戒賭服務,至現時仍未完全康復。

中心提出多項建議,包括要求政府每年將博彩稅收益的1%至2%,用作「平和基金」以緩減青少年賭波所引致的問題,並將合法賭博年齡提升至21歲,亦要對賭波進行專注研究,及將戒賭服務由合約資助改為恒常及永久資助等。

文匯報記者:文森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