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2日,星期五
首頁 / 焦點 / 受訪者控訴導演斷章取義

受訪者控訴導演斷章取義

67man_20170424_590

前無綫《星期日檔案》首席編輯羅恩惠,稱要填補「六七」歷史空白採訪當年的「六七」青年囚徒(簡稱YP)攝製《消失的檔案》。但一班現已是白髮老人的「六七」囚徒,看完《消失的檔案》怒斥紀錄片歪曲歷史,憤責羅恩惠利用剪接技巧,將他們的訪問片段斷章取義,由原以為紀錄YP的故事變成反共反華、政治煽動、製造分裂的影片。

「六七見證」創辦人石中英指第一場放映會更在他們不知情下於台灣播放變成「唱衰香港」的政治活動,他及創辦人林占士指責羅恩惠「搲」了捐款後卻違反捐款協議,記者昨日於灣仔播放會詢問羅恩惠為何沒有依協議於片尾鳴謝「六七見證」,她否認與「六七見證」有協議,又不回應「消片」受訪者的不滿,及六七史學者余汝信指她錯誤解讀《吳荻舟筆記》的意見。

「六七見證」及「六七動力」兩大「六七」經歷者組織不滿《消失的檔案》。「消片」源起石中英旗下「火石文化工作坊」與資深傳媒人屈穎妍合作出版著作《火樹飛花》,羅恩惠稱受書中的六七囚徒經歷感動,2012年約8月羅透過屈穎妍介紹接洽石中英,表示欲拍攝《火樹飛花》影像版,希望石中英提供協助。石憶述當時羅恩惠親口承諾紀錄片不會「出軌」,不會讓受訪者受二次傷害,石又指羅恩惠曾向他稱資金不足,希望獲得資助。石與「六七」YP組織「六七動力研究社」商議後婉拒,但願意介紹成員接受羅訪問。不足數月,羅恩惠似乎解決拍攝經費問題,2012年底她帶同攝製隊採訪「六七」囚徒。

程翔介入幫羅恩惠張羅捐款

石中英憶述羅恩惠展開拍攝工作數月後,翌年2013年5月,程翔(圓圖)邀約他表示羅恩惠拍攝資金不足,游說石捐款。石說: 「程翔話羅恩惠好有心做呢套六七紀錄片,只需四十至五十萬元製作費」。石與「六七見證」經商議下捐出十萬元給羅恩惠續拍,石中英說他得悉程翔同時間向葉國華游說獲得十五萬捐款,換言之,羅恩惠從「六七見證」及葉國華的保華基金會,至此已獲得二十五萬元製作費。羅恩惠曾向傳媒透露獲得一個教育基金捐款十萬,《消失的檔案》攝製初期已籌得至少三十五萬製作費。

不過,捐款者之一「六七見證」批評羅恩惠不守信。根據「六七見證」董事兼秘書高女士(Melinda)提供的電郵紀錄,2013年8月12日羅恩惠電郵致「六七見證」表示感謝支持,會寄回捐款收條及於片末鳴謝。2014年11月26日羅電郵高女士指會選擇鳴謝「六七見證」及「火石文化」。2014年11月24日高用電郵向羅追問《消失的檔案》的拍攝進度,羅恩惠開始漸漸「消失」。「2015年1月21日我用電郵再追Connie(羅恩惠),佢完全無覆我哋拍攝進度,記得2015年一次公開場合,Connie同我閒聊時話將條片嘅大綱攞去台灣,要參加一場人道立場紀錄片影展。」

在台首映與「佔中」掛鈎

然而「六七見證」等人萬料不到動用他們捐款拍攝《消失的檔案》的第一場足版放映會,竟然不是香港,而是台灣, 「六七」紀錄片頓變成「唱衰香港」的政治工具。2016年8月13日《消失的檔案》首映場在台灣空總創新基地聯合餐廳播放,由龍應台基金會舉辦,出席者多前國民黨高官,包括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海基會前秘書長焦仁和。根據上載片段,羅恩惠在分享會將「六七」事件聯繫香港的「佔中」,她稱現今香港年輕人準備去死,香港政治沒出路;羅又稱「六七」材料找不到,香港「左派」會把材料顛倒,將整個「六七」事件變成愛國運動。

「六七動力」社長陳仕源說羅恩惠拍攝期間與「六七動力」成員保持聯繫,不時「有心」地送上電話信息祝福,噓寒問暖,但在台灣放映會前一個月,她突然「消失」,沒有回覆他的電話,又不看他傳送的電話信息。石中英亦震驚說原以為羅恩惠會「真誠」填補「六七」歷史空白,社會便能大和解,不再分裂,但現今影片出來的效果是製造分裂。「六七見證」董事高女士更不滿羅恩惠沒有遵守捐款的條款,《消失的檔案》片末沒守承諾鳴謝「六七見證」,高女士要求她給予的拷貝要待明年才獲得DVD版,高表示會待董事會開會後決定是否追究。

大公報記者施文達梁家鑫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