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8日,星期五
首頁 / 觀點 / 三十年前的逐屁之夫

三十年前的逐屁之夫

hkuj_20170411_590

警察朋友告訴我一宗他拉過的案件:事發於八十年代尾,在金鐘發生一宗十五人集體非禮事件,案情是一名鋁窗工人強嗅一受害人屁股,旁邊有十四人在調笑問屁股香不香,於是這名逐屁之夫和旁邊起哄者即時被捕,最後十五人全部罪成留案底。

重提舊事,就是希望能給社會一點當頭棒喝,尤其至今仍不敢對港大最近的陽具打頭欺凌事件說過半句話的大學校長、港大公關、教育局局長、教協、教育界立法會議員等教育話事人。

自二○○二年中大發生「新亞桑拿事件」,學生高舉印着性感照片的「新亞桑拿」大海報呼喊淫褻口號,從此,玩猥褻遊戲成了大學新同學的木人巷,各大學不時爆出類似新聞。受害人不敢說不,校方不敢直斥其非,社會不敢聲討猥褻歪風,於是愈玩愈大,這回玩到掏出陽具,出事了。

我不相信新生會喜歡玩這類性遊戲,尤其當你是被玩弄者,我找不到有人會享受的理由,甚麼舍堂文化、學院傳統都是廢話,一代一代新生其實都在啞忍,然後下一年又把這種被害者的壓抑發洩到新同學身上。

性騷擾的定義是這樣的:「一種不受歡迎或不被接受的性注意力,或帶有性意識的接觸」,而非禮定義是:「未經對方同意或意願、同性或異性之間的身體接觸,含性意識」。好明顯,這些大學迎新營一直在性騷擾,多年來沒後果的犯罪,自然演變成更嚴重的非禮,今次港大學生以陽具打同學頭就絕對是一宗刑事罪行,罪成可囚十年。

因為大學生身份,校長老師甚至社會人士都在姑息罪犯,十幾年來大家用「自由」二字包裝犯法行為。今次涉事者不單未受法律制裁,校方連把他們踢出校都不敢,只沒收學校宿位作小懲。一個犯法沒後果的社會,難怪培養出一群無法無天的下一代。

來源:《頭條日報》11/4/2017│《三十年前的逐屁之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