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首頁 / 生活 / 換心漢:心中似有另一人

換心漢:心中似有另一人

heart_20170320_900_001

政府近年大力推動器官捐贈的文化,但移植比率仍然不高。香港移植學會昨日舉辦「2017器官受贈者感恩大會」,一班去年進行器官移植的受贈者向捐贈者及家人致敬。有器官移植的受贈者因心臟疾病而失去事業、失去家庭,但在人生谷底遇上現任妻子,即使知道他有病仍答應下嫁,並給予他無限量支持。後來他成功進行心臟移植,現已康復,並形容換心後猶如繼承了另一個人的生命,對重獲新生表示感恩。

香港移植學會會長翟偉良表示,去年的器官捐贈數字都較前一年差,以等待腎臟移植的病人為例,便首次超過2,000人。他表示,相信香港人並不冷漠,都是熱心助人和關心器官捐贈,希望透過活動,讓市民明白器官移植的重要性。

大會安排重獲新生的受贈者分享個人感受。在去年接受心臟移植、今年59歲的商業顧問陳伯傳,19歲時移居加拿大,在當地成家立室,並建立自己的事業,正值人生高峰之時,卻在38歲時一次滑雪中昏迷,起初只是感冒,後來卻出現咳血,其後被確診感冒菌入心,心臟功能嚴重退化,令他生活、事業大受打擊,甚至失去家庭,「骨牌效應,連頭家都散了。」

剩5年命 「一個街口都行唔到」

陳伯傳回憶,他當年失意隻身回港就醫,心情已跌落谷底,全憑意志克服,「我一直對自己講我會好返」,遂於2008年安裝起搏器,決定重新開始,無奈心臟功能仍每況愈下,情況最差時心臟功能只有普通人的10%,僅餘5年壽命,「一個街口都行唔到」,醫生建言唯一出路是移植心臟,直到前年終於成功換心。

陳伯傳形容,換心後猶如承繼了另一人的生命,「感覺好唔同,好似有另一個人在我心裡,多了種性格……我是好理性的人,現在感性了好多。」他又感謝現任妻子,即使知道他有病仍答應下嫁,更不離不棄貼身照顧和為他着想,「我好少講『我愛你』,今天也被迫講了。」

陳太則表示,醫生當初說丈夫存活率只剩3%,登時無法言語,「我哭了出來……但我只想跟他走完人生的旅程。」

女童兩歲半起日花12句鐘洗肚

另一受贈者、今年6歲的女孩趙恩悅,兩歲時不幸受到肺炎鏈球感染引起併發症,令腎臟受到不可挽回的破壞,由於父母血型不合,無法捐出腎臟,只好等候接受腎臟移植。

媽媽趙太憶述,女兒自兩歲半起,每日需要花12小時洗肚,不能像一般小孩正常上學和社交,更曾經因為併發症多次進出醫院,由於丈夫在外工作,需要她在上班時間「兩邊走」,抽空探望和照顧女兒,時間長達半年,影響家庭時間規劃。

女說肚好痛 母無助自責

趙太說,最深刻是有次女兒發炎,需要加殺菌藥物洗肚,但會帶來刺毒感,「她跟我說肚子好痛,我又不可以關上(洗肚)機器……人們都說女人生仔好痛,我覺得她那時候更痛。」她坦言曾為女兒的病情感到無助和自責,甚至哭泣,「我覺得自己好似幫不到她。」

在苦等4年之後,恩悅終於在6歲那一年獲捐贈腎臟,可以重過正常生活,更開始學習小結他,趙太為此感恩,「她臉色好了,高得好快,又肥返,她以前瘦過其他小朋友好多。」

文匯報記者:岑志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