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
首頁 / 觀點 / 除暴安良的學費

除暴安良的學費

7police_20170216_620

屈穎妍今日在報章撰文表示「當除暴安良隨時換來比死更難受的下場,執法者能不心灰?」,指出香港警察近年來受到公眾壓力影響而士氣低下,呼籲讀者反思警方所受到的對待。

全文如下

有位年輕軍裝警員告訴我:「當初加入警隊,是想捉賊、想幫人,沒想到,當差幾年,不是守在警界線前跟示威者糾纏,就是坐在警署寫一個又一個報告,賊仔沒捉過半個,娘親倒被人問候千次了。」

又有位經驗前線人員對我說:「O依家出去做嘢,有市民會指住你黑警前黑警後。以前我連人家叫『差佬』都接受唔到,我係警察,係差人,差咩佬唧?但市民如此,我哋都慢慢接受咗『差佬』呢個稱號,有時私底下都會咁講:『差佬係咁上下㗎喇……』所以,唔排除有一日,我哋會咁講:『係呀,黑警係咁上下㗎喇……』可悲,真係好可悲!」

有長官如是說:「從前走過槍林彈雨,賣了命,還有個浩園;今日面對粗口爛舌,回一句、動一手,隨時職位不保、官司纏身、家人受累,這種環境下,還會有人賣命嗎?」

反對派很喜歡用一個成語,叫做「溫水煮蛙」,我覺得,這句話最適用於今日警隊。隨着社會變遷、隨着人權抬頭、隨着內部改革,警隊優化了、形象專業了,但警察心底裏有些東西卻像溫水煮蛙,正慢慢被蒸發掉,包括使命、熱誠、勇氣、擔當……當你發現挺身出手之後要寫十個報告交代、當你知道擎槍幾秒之後要見兩個月心理醫生,你會發現,除暴安良隨時要付昂貴學費,火熱的心,自然涼了半截。

我相信大部份考進警校的年輕人都會有團火,但親歷過法律被藐視、執法者被挑釁、權威被摧毀、罪犯被寬容……很多原本儆惡懲奸的火都給澆熄了。

有一個被遺忘的警長叫「倫哥」,佔中期間連續多日長時間當值,帶病抗暴,結果暈倒於警車上,被佔中者堵路延誤醫治,送院太遲,成了植物人,躺在律敦治的病榻兩年半了,誰憐?前幾天,全香港見證一個人渣把七段人生毀了、七個家庭傷了,誰疼?三萬執法者不禁要問:咁勇為乜?咁搏做乜?

當除暴安良隨時換來比死更難受的下場,執法者能不心灰?士氣低了可以再提升,火種熄了卻難重燃。人心肉做,當社會不值得他們賣命、市民不值得他們保護,警察心中的那團火只會逐漸熄滅,到時誰受害?誰得益?香港人,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