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首頁 / 觀點 / 主方未拍板如何作諮詢?

主方未拍板如何作諮詢?

palace-museum_20170106_600

立法會今日就「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一事召開特別會議,邀請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到場「解畫」。

而在會議前夕,政府就相關問題作出了一些披露,包括未能事先進行公眾諮詢的原因,以及邀請建築師嚴迅奇「操刀」的考慮。

從最新資料看來,政府未能及早將計劃公布及進行公眾諮詢,確是有一定原因及「難言之隱」的。須知道,在港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事涉故宮這塊「無價品牌」以及大批珍貴文物,而在國家相關文物保護條例下,對故宮「品牌」以及館內藏品的使用和外借,是有嚴格規定以至法律規管的,並不是要建館就可以建、要借文物就可以借,事情未發展到一定階段,確實是必須保密、「無可奉告」的。

眼前,立法會反對派議員不是在強調要跟足規矩辦事和什麼「程序公義」嗎?那麼,香港有「程序公義」,難道內地、國家就沒有「程序公義」這一回事了嗎?是否同意在香港特區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以及借出大批珍貴文物作長期展覽,難道故宮當局、相關部門以至中央政府就沒有一大堆程序、文件、法規、諮詢、會議等等需要完成嗎?

而在這一龐雜過程未完成前,香港特區政府作為「賓位」一方,又豈可「越俎代庖」,在「主家」未作宣布前自己先在港大鑼大鼓的進行「公眾諮詢」?萬一諮詢之後,香港公眾大表歡迎和支持,但最後北京那邊出了「問題」,博物館不能建、文物也不來了,那豈不成了「大笑話」,特區政府又如何向立會和市民交代?

因此,在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一事上,以程序問題去質疑相關決定,因為事前未作公眾諮詢就認為決策有不妥,甚至企圖以此推翻建館的決定,是本末倒置和別有用心的,絕不能接受。